勞動力聲明——付常國被捕一週年失去聯繫

Fuchangguo

去年8月10日,勞動力多年來的伙伴深圳打工者中心,其職員付常國因關注佳士工人維權,被深圳坪山公安分局傳喚並拘留,現已在各種形式拘留下渡過整整一年。勞動力向付常國家属表示深切慰問,同時在過去一年裡一直密切關注事態發展,下述是付常國及家人所遭受的不合理、不合法、不合情的對待:

  1. 由2018年7月25日至8月10日被拘留前,付常國曾經被警方傳喚進行五輪問話。8月10日失去音訊後,其家人直至8月23日方收到警方通知書。
  2. 在8月24日,新華社發表文章,以付常國在網絡群組轉發佳士工人維權相關新聞為由,指控其「不斷將事件炒熱、發酵」,其時付常國未獲正式庭審、未有呈堂證據。
  3. 由去年8月至今,付常國家人先後為其聘請4名代表律師,當中3名律師皆因當地司法廳間接或直接壓力而退出代理案件。
  4. 付常國代表律師多次向付常國被拘留的深圳市第二看守所提出會見要求,但除了9月20日獲准與會面一次外,其他會面要求全部被拒絕。
  5. 付常國母親於2018年12月病危,其家屬請求以取保候審方式讓付常國回家照顧母親,但不獲批准。其母於2019年1月病逝後,家人再度請求容許付常國回家奔喪,同樣不獲批准。
  6. 付常國在2019年1月26日被警方從深圳市第二看守所帶離,但其家人於2019年3月方獲口頭告知。代表律師向坪山公安分局遞交超期羈押申訴書,當局仍然拒絕透露付常國去向。
  7. 2019年5月15日,付常國家人獲坪山派出所警員電話告知,付常國正處於「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拘留形式之中,但警員拒絕透露確切地點,至今代表律師及家人仍未能與付聯絡。
  8. 付常國由刑事拘留轉換至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家属並無收到書面通知。直到2019年7月25日,六個月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到期之際,警察才要求其家人簽署通知書。
  9. 付常國在拘留期間的會見、通信、訊問等一系列訴訟環節中的法定權利皆沒有得以保障。

勞動力認為,上述情況顯示付常國在這一年間沒有得到全面完整的法律保障,深圳坪山公安分局沒有彰顯國家法治精神。其中,付常國過去六個月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這種刑事強制措施只有在犯罪嫌疑人無固定住處,或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於住所進行監視居住可能有礙偵查的情況下,才可實施。目前付常國被拘留原因為涉嫌觸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與上述條件有明顯差別。

如今付常國被拘留了漫長的一年。我們認為,坪山公安分局在這段時間裡應當已盡職責查明事實。深圳打工者中心一向守法守規,為當地工人提供法律諮詢、文娛活動等服務,未曾煽動或組織工人進行過激行動。我們相信付常國在2018佳士工人維權事件期間轉發新聞的行為亦未造成社會危害,有錯可糾但絕不應定罪。

勞動力同時留意到,由今年1月開始,中國內地已有13名與勞工團體或社工機構相關的人士被拘留。由1至3月,內地關注勞工權益的自媒體《新生代》三位編輯以及五位來自「新工億」、「深圳市春風勞動爭議諮詢服務部」及一家勞工律師事務所的現任及前任職員被拘留或起訴。5月,再有五名曾在「廣東木棉社會工作服務中心」、「清湖社區學堂」、「冷泉希望社區」以及媒體網站「土逗公社」任職的人士被拘留。勞動力對此發展感到非常擔憂和遺憾。

勞動力認為,大陸勞工團體採取溫和手段,幫助工人循合法途徑爭取權益,絕不應被視為干犯「尋釁滋事」或「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行。多年來在廣東各地默默服務基層工人的工作人員,其心志與中央政府消滅貧窮、實現全面小康社會的目標吻合,不應受到任何打壓。我們要求:

  1. 立即釋放打工者中心職員付常國。
  2. 立即釋放佳士事件以來被捕的勞工團體、自媒體及社工組織工作者,包括吳貴軍、張治儒、何遠程、簡輝、宋佳慧、楊鄭君、危志立、柯成兵、吳瓊文倩、童菲菲、李長江、李大君、梁自存等人。
  3. 公安部門審慎執法,停止對勞工組織進行滋擾、無理拘留、逼遷等打壓行徑。
  4. 中央政府訂立建全法制,容許勞工團體獲得正式法律地位,在法律明文保護下進行工作,服務工人。

 

勞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