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广东省四类地区工人工资与生活开支调查报告

2017年广东省四类地区工人工资与生活开支调查报告

 

螢幕快照 2018-01-22 上午12.00.46

 

摘要
我国最低工资调整政策一直是劳动力关注的重点,我们持续多年的工人工资与开支调查一再显示最低工资水平对工人的基本工资的调涨有指导意义,对保障基层工人生活至关重要。2017年4月,我们注意到广东省计划连续三年冻结最低工资。时隔几个月后,全国一共22个地区都于2017年宣布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如今深圳、上海、北京、天津、浙江省这五个地方的最低工资均已超过两千元,领先全国。而广东省的最低工资不仅三年未见调整,连最高级别的广州市最低工资都不足两千元。我们深切关注广东省的最低工资水平对该地区工人生计的影响。正在经历三年冻结最低工资的广东省工人的实际生活开支水平如何?他们怎样应对衣食住行及抚养老小等各样生活需求?广东省政府应如何修订最低工资水平来保障到工人及其家庭生活?
从2017年9月至11月,我们在广东省四个类别的城市各选取样本,分别是:一类城市广州市(现时最低工资1895元)、二类城市东莞市(现时最低工资1510元)、三类城市惠州市(现时最低工资1350元)、四类城市河源市(现时最低工资1210元)。我们以问卷方式了解四个地区工人每月的工资收入、加班时间、个人生活开支、社保缴纳、家庭经济负担等情况,收回的有效问卷一共78份,包括16名女性和62名男性。我们也在广州市和东莞市两个地方各找了三位不同类型的工友,请他们在2017年10月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详细开支记录。此外,2017年10-11月,我们也分别在广州市和东莞市对低档、中低档和高档市场三种购物场所进行工人日常生活用品的价格调查。问卷的结果我们用来分析和评估广东省不同城市工友的工资收入、与实际生活开支之间的落差。消费记录主要用来展现工友实际生活中所需的开支。物价统计则用来估算工人的消费需求与开支。
经过对广东省四类城市的工资与开支调查,我们有以下一些发现:
(一)和社会整体水平比较,调查中的工人的一般收入明显是处于较低水平。
如果只算基本工资,即在无加班、无额外补贴的情况下,他们当中大部分人的平均月收入占当地社平工资不足四成,只有把其它细项如加班费、补贴等计算在内,才会涨到社平工资的六成或以上。
虽然大部分工人的每月工资总收入在3000元到4000元之间,但基本工资不足。超过六成工人的基本工资低于2000元。工人的基本工资尽管达到当地最低工资的要求,但没有高出太多,即使参与调查的工人来自多个行业和技术范畴,对他们的基本工资水平也没有太大影响。由此可见,老板普遍按照最低工资来付薪水给工人,“最低工资作为工人基本工资”的现象仍然普遍。
(二)工人支出存在严重的不均衡问题:生存低消费,发展高代价。
工友日常生活是靠节衣缩食来勉强维系。我们统计衣食住用这几个生存所需,工友每月的消费平均支出为1015元,加上其它方面,平均每月支出则高达3073元。
其中,食物的花费占工友日常开支的很大一笔,便宜但条件恶劣的农民房虽然为他们省下了部分的房租水电开支,但却牺牲了居住质量。工友日常很少购买服装、控制生活用品及休闲娱乐开支;不少工人平时交通消费为0元,只靠走路而不乘坐交通工具。大部分的受访工人也没有自我培训、自我增值的预算和机会。
虽然工人的收入基本超过生存及温饱所需,但他们习惯用低支出来满足生存条件和温饱条件。衣食住行各方面,工人的生活质量都低于应有标准。另一方面,工人们都投入了超过生存开支一倍的支出在满足发展所需,特别是医疗和供养家人。看得出来,对收入不高的工人来说,为了追上社会发展,还在牺牲生存质量,节衣缩食来应付家庭发展需求。
(三)工人收入的地区差距明显,但日常开支的差异不大。
统计中见到,在一类城市工作的工友收入和社会保障比较高,而四类城市工友的收入平均最低,社保购买率也最差。
另一方面,他们的消费差距却较少。大部分的工友节省自己的衣食住行,在孩子和父母身上的开销则相对宽松。
四个地方工人供养家人的开支平均都在每月一千元以上,也有如惠州平均达到二千元。部分工人虽然能和家人生活在城市,但城市生活的开支很大。根据消费记录,一家人在城市生活同住的工友每月开支都要超过三千元,大部分都是为家庭的支出。
各城市的消费水平日渐接近,这也令工友负担加重。例如,物价统计中可以看到,广州市和东莞市居民所需的衣食住行开支差距特别小。我们调查工友日常的衣食住行日用消费,除了偶有个例,四个城市的消费平均值差距多数在一百元以内。可以说,广东省不同城市间的物价和生活水平略有差别,但差别不大。
(四) 社会保障未能缓解工人负担,工友日常储蓄有所差距。
四个地方工人的社保都不是全覆盖。工人的社会保障不足,很多开支只能自己承担。从工人的日常支出,我们看到当下中国仍然是传统社会中家庭自救、家庭养老的模式。家庭里的劳动力都出来赚钱,而后用大部分的积蓄供养自己的孩子、父母、以及个人发展所需。
储蓄多少也与年龄大小及其消费习惯相关。本次调查四个地方的工友年龄存在差距。例如惠州的工友偏年长,以40岁以上居多,而河源的工友偏年轻,30岁以下居多。惠州工人的医疗保健费用、供养家庭费用在四个地方居长,而储蓄的比例也是最高的。相反,河源工友年轻,他们的平均娱乐开支远远超过其他三个地方,而供养家庭和储蓄比例也是四个地方中最少的。因为社会保障欠缺,一旦工友遭遇疾病或者事故,开支的负担就会极为沉重。
有鉴于此,我们就最低工资的调整提出以下建议:
(一)最低工资应满足一家人的生活开支

根据工友的消费习惯与实际需求,我们推算一个三人家庭在广东省的工业区生活,基本所需的月计消费。例如,一个三口之家在广州生活应该至少有7510元的月收入(以二人工作计,则每人工资应达到3755元);一个三口之家在东莞生活,每月收入应达到6877元(以二人工作计,则每人工资应达到3439元)。
(二)最低工资标准应以社平工资的40%作底线

目前广东省最低工资远远脱离了工友的实际需求,它对工人收入的指导意义和以往有了不同。我们认为最低工资标准必须尽快回到正轨,以社平工资的40%来作底线,承认低收入的工人也能分享广东省经济发展的成果,虽说有地区差异,它仍应是工人的最低收入标准。这个标准之下,最低工资正好与我们调查中四类地区工人的基本工资收入相符合。因此,我们建议2018年广东省四类城市的最低工资应该至少达到以下标准:广州市2970元,东莞市1922元,惠州市2159元,河源市1884元。
(三)要发展应向社平工资60%看齐
此外,我们的调查结果也表明工人在发展需求的支出日益增加。如果社平工资的40%已无法满足到工人的实际发展需求,我们认为最低工资最终应向社平工资的60%看齐,以弥补在社会保障未能全覆盖的情况下工人达致发展的支出需求。

 

原文下载:2017年广东省四类地区工人工资与生活开支调查报告.pdf

 

由Redaksi KSN提供的印尼文版本: Hasil Survei Upah Buruh dan Biaya Hidup di Empat Kota di Provinsi Guangdong,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