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中國勞工觀察、香港職工會聯盟、勞動力發布聯署聲明,要求迪士尼公司及其供應商:
1)立即公開回應眾多團體報告中各家工廠違法問題,與工人及勞動團體展開對話;
2)調查水谷侵犯勞工權益的個案,實踐迪士尼對生產鏈工人權益的承諾,幫助水谷工人申索因工廠於 2015 年 6 月突然倒閉的賠償;
3)全面改善迪士尼內地代工廠勞動狀況。

Read More

closure1

水谷玩具(深圳)有限公司成立於1997年,在香港註冊,主要為東京迪士尼生產絨毛玩具。2015年6月,該廠突然宣布全面關閉深圳廠房,遷往菲律賓,唯根據中國的《勞動合同法》及《社會保險法》,水谷至今尚欠196名工人社保、經濟補償金(遣散費)、住房公積金等合共九百多萬人民幣。突然其來的關廠,令196名水谷工人的生計大受影響。

勞動力和香港職工會聯盟(職工盟)一直跟進水谷工人向廠方及迪士尼爭取合理補償。然而,水谷如今願意支付的賠償金額只達法律規定的十分之一,令工人難以接受。美國和東京兩地的迪士尼公司除了在事發兩月後象徵式地與與勞動力及職工盟見面一次外,一直音訊全無,拒絕作任何回應。

水谷工人仍在爭取權益,但事件清楚反映,迪士尼對為其生產利潤的水谷工人之困境置若罔聞,承諾遵守的企業社會責任僅是一紙空文。勞動力及職工盟就是次水谷個案,共同出版《供應商走佬 迪士尼狠心遺棄水谷工友》的勞工權益侵犯報告,揭露迪士尼為小孩創造快樂及夢想的背後,剝削工人的事實。

報告英文版可供下載。

Read More

去年七月,廣東省委全會通過《關於加強社會建設的決定》,規定了在今年7月1日起,廣東全省社會組織可直接向民政部門申請登記,降低社會組織登記門檻,被不少人視為改革創新。可是連續數月,深圳市多個協助勞工維權的非政府組織遭到打壓,被迫關門結業。他們一向為農民工提供各種法律援助、教育、培訓及社交聚會等服務。在農民工的權益備受忽視下,他們扮演著為農民工發聲、維權的角色。十多個香港勞工團體去信廣東省內各級政府,呼籲地方政府能停止打壓非政府組織及認同他們合法的工作。

信件全文如下:

Read More

  近月,深圳多個草根勞工團體接二連三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壓,勞動力的伙伴機構打工者中心亦自2012年4月起亦被房東逼遷,5月至6月更被截水截電。經過工作人員和工友們一輪爭取和上訪,亦未能成功留在同樂社區原址繼續為工友服務,唯有在7月搬到南聯現址。

  除了打工者中心之外,市內尚有6個勞工團體面對同樣的情況。這與廣東近年社會管理體制改革的政策方針背道而馳,廣東省民間社會的發展前景並不令人樂觀。此一連串事件已引起國內外媒體關注,報道如下:

Read More

明報報道(9-6-2012):近日深圳打壓協助勞工維權的非政府組織(NGO)力度日強,採取跟蹤、逼遷、上門騷擾、停水斷電、查稅,甚至威脅參加活動工友的方法,逼迫大批NGO關門結業。他們炮轟當局假改革、真清算,「改革的『春風』,吹來一個寒冬」。

Read More

2009年1月16日 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被砍案件重新開審 國際人士被拒  原告方律師被無理搜身  案情存疑審訊不清 促請法院依法公正判決  保障勞工團體安全 2007年11月20日,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黃慶南外出工作時,被兩名持刀歹徒砍傷,背部、腰部、左腳被多處有長達十釐米長的刀傷,左腳傷勢最為嚴重,永久致殘。遭受暴力打擊的深圳勞工團體——打工者中心位於深圳龍崗,是一家以工商註冊的民間勞工團體,接受海內外基金資助,免費為外來工提供借閱圖書服務、宣傳勞動法等法相關知識、提供勞法諮詢。據法庭資料顯示,五名被捕疑犯中,主犯鍾偉其為深圳本地人,在當地擁有企業和廠房,勢力龐大,認為打工者中心宣傳勞動合同法觸犯了其利益,故買凶傷人。 五名疑犯於去年1月被捕,開庭時間則一再延遲,疑犯多次要求法院對黃慶南傷情做重新鑒定,且僱人偷拍黃慶南生活。開庭前兩星期,深圳市司法鑒定專家委員會發出意見書,推翻年初深圳市公安分局”六級傷殘”的鑒定結論。同時,黃慶南申請工傷認定行政訴訟敗訴。去年12月24日,法院竟然安排了一個只能容納16人的小庭,沒有給出任何理由拒絕約60名工人、國內外民間團體代表,以及香港團體代表聽庭的要求。黃慶南最後因為法院無法提供一個適當的公開審訊的客觀環境,只能選擇延期開庭,並和法院達成協議,保證安排一最少能容納50人的法庭。 法庭出爾反爾  原告方聽庭阻礙重重 提供合理的客觀條件進行公開審訊本來是法院應有的責任,黃慶南在1月13日下午五時多才拿到16日開庭的通知。黃慶南的代表律師李方平律師表示:「法律要求法院最少要在3天前將書面的開庭通知送達原告的律師,但這次只是以電話口頭通知,根本不符合要求。」 今天共70多人來聽庭,但開庭書上就連原來安排審訊的十三號庭也”突然”從300人的法庭被更換為只能容納30人的”臨時”十三號庭,完全違背法院原來的承諾,原來真正的十三號庭則空盪盪的閒置著。法院更設下聽庭証的關卡,只容許10個原告方進入,大大剝奪了公眾聽庭的權利,未有履行進行公開審訊、接受公眾監督的責任。 而且,龍崗法院以”領導指示”為由強制對原告方進行搜身,包括代表律師在內。李方平律師對此極為震怒:「最高法院有規定不可以對律師和其物品進行安全檢查(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下發的《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安全檢查規則》第六條)。律師作為司法制度的重要組成部份,是有專業操守制約的,如果法庭不相信律師,而且要進行搜身的話,就是一種侮辱。」李律師斷然拒絕了搜身的要求,因此被法院禁止進入法庭。 境外人士被拒庭外   公開審訊成空話 黃慶南被襲一案一直得到港台地區,以及國際民間組織的聲援支持,不斷透過聯署聲明、去信中國政府和約見中國註外代表等方法表示關注。今天約15名港台地區的民間團體代表和國際人士到來聽庭,可是,龍崗法院再次以”領導指示”為由,拒絕該批人士旁聽,公然違反最高人民法院於1999年發佈的《關於嚴格執行公開審判制度的若干規定》中境外人士聽庭參照中國公民的規定。 其中一名在場香港團體代表葉小姐表示:「這完全是人治的做法!我們一定要去投訴,龍崗法院無理拒絕我們進去是違法的!」有關團體已決定一同向深圳市政法委、紀委、人大及檢察院投訴法庭種種開庭程序的問題,尤其是以”領導指示”架空法律規定,以人治取代法治的不當行為。 案件起意、疑點審理不清   “速審”只用了三個多小時 經過種種不當程序的多番折騰後,原告方差不多十時許才能進入法庭,其時竟發現案件在原告方尚未進庭時已開始審訊,完全漠視原告方的權利。律師質疑案件起意(動機)不明,對於被告犯案原因、細節更是含糊,當中包括:一、若被告為房東,其出租廠房位置、廠房老板的確實身份、具體損失等案情理應在審訊中理順,但檢察院和法院均沒有說明清楚;二、若被告乃受人指示,公安和法院卻沒有對是否存在幕後老板作深入調查;三、若被告為收取保護費的勢力人士,即案件屬於涉及黑勢力的惡性事件,應該加倍嚴厲處理。這涉及五個被告,刑事及民事連帶進行的案件,法院只用了三個多小時則全部”速審”完成,跟原來法院向原告方透露的”一天也可能審不完”截然不同,加上短促的通知時間,當中是否有人作出影響,以”速審”的方式去減少社會關注呢? 與此同時,律師對12月由深圳市司法鑒定專家委員會作出的法醫學審查意見書提出質疑,指出鑒定專家委員會只具備諮詢角色,意見書並無法律效力,不能推翻原來由認可鑒定機構發出的人體損傷能力鑒定書。 此案各項開庭時有違法律和相關規定的程序,均不利公開審訊的進行,對原告方的權利保障不足;草草審理,不深入審理案件起意及疑點的行為起不禁令人憂慮司法公正能否正得以實踐。香港及國際70多個聲援團體促請法院認真依法作出公正判決,全力保障勞工團體安全。 聯絡人:胡小姐  852-8135 1480 發起聲援團體: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中國勞動透視、 全球化監察、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勞動力

Read More

2008年12月24日  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被砍案件開審  國際及香港團體到庭旁聽  法庭無法公開審判  促請中國政府公開、公正審訊  依法嚴懲兇手  去年底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遭砍傷的暴力事件昨天在深圳龍崗區人民法院開審,多個國際及香港團體代表到深圳龍崗法院旁聽審訊,敦促法院進行公正、公開的審訊,依法嚴懲兇手,並給予受害人黃慶南支持。 遭受暴力打擊的深圳勞工團體——打工者中心位於深圳龍崗,是一家以工商註冊的民間勞工團體,接受海內外基金資助,免費為外來工提供借閱圖書服務、宣傳勞動法等法相關知識、提供勞法諮詢。去年11月20日,受害的中心註冊人黃慶南外出工作時,被兩名持刀歹徒砍傷,背部、腰部、左腳被多處有長達十釐米長的刀傷,左腳傷勢最為嚴重,血管、肌腱與神經全被砍斷,左小腿永久傷殘。 據法庭資料顯示,五名被捕疑犯中,主犯鍾偉其系深圳本地人,在當地擁有企業和廠房,勢力龐大,認為打工者中心宣傳勞動合同法觸犯了其利益,故買凶傷人。 開庭時間被不尋常的一再延遲 五名疑犯於今年1月被捕,開庭時間則一再延遲,疑犯多次要求法院對黃慶南傷情做重新鑒定,且僱人偷拍黃慶南生活。開庭前兩星期,深圳市司法局發出意見書,表示”黃慶南之損傷構不成六級傷殘,無法對其損傷程度是否夠成重傷作出準確判斷。”推翻年初深圳市檢察院和公安分局”六級傷殘和重傷”的結論。同時,黃慶南申請工傷認定行政訴訟敗訴。亞洲專訊(AMRC)代表表示:「至今天開庭長達11個月,這種情況極不尋常。當司法局發出推翻原來傷情鑒定結的意見書後數天法院就通知開庭,當中時間上的吻合是不是有人在企圖影響判決?這種種跡象表明這一案件司法過程中的公開公平公正有可能受到干擾。」然而更令人意外的是,今天法庭竟安排了一個只能容納16人的小庭,根本無法滿足公開審判的要求,並以座位不足為由拒絕約50名工人、國內團體代表,以及10多名由香港到來聽庭的團體代表聽庭。相反,就在黃慶南及其律師在與法院交涉的同時,被告家屬的車輛順利進入法院,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告方聽庭者多次自由出入法院大門,甚至不須經法院安檢門,令在場人士十分不滿。黃慶南及律師通過信訪部門要求轉換另一可容納一百人的法庭,但遭法院以”需請示上級”為由拒絕,最後法院給了兩個選擇,第一只有原告黃慶南及其律師進去開庭,原告方六十多人不得進庭旁聽;第二延期開庭。因為法院無法提供一個適當的公開審訊的客觀環境,黃慶南最後只能選擇延期開庭。 黃慶南在現場表示對地區法院拒絕公開旁聽的安排感到非常失望和震驚,希望能儘快再次排期,得到法院的妥善安排,公正公開審理,給原被告雙方平等的聽庭機會。 多個國際團體關注司法公正   要求依法嚴懲兇手 由企業、工會及民間團體組成,一向致力改善勞工生計的道德貿易行動(ETI)表示:「可回應這針對打工者中心和黃慶南的暴力襲擊,將會為未來定調。如果事件得不到適當的處理,將有損公眾對政府的信任,導致勞資糾紛更為極端。道德貿易行動真誠希望法定院要公正地追究施襲者的責任,而政府要盡力保護中國民間社會。只有決心解決矛盾才可保持社會和諧,締造有利長期營商增長的基礎。」 自去年暴力事件後,打工者中心發出呼籲信向國際及香港民間社會尋求支持,多個從事內地勞工專案的香港團體,勞動力、中國勞動透視、亞洲專訊、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全球化監察立即發起全球支援行動,得到全球七十多個民間組織的連署,國際工會亦先後兩次去信中國政府,促請深圳市政府保障民間團體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緝捕兇手及摹後主使者,依法加以嚴懲。 國際工會聯合會香港聯絡處的米東明主任表示:「國際工會聯合會及其分部於全球的屬會曾先後多次致函中國政府及深圳地方政府, 表示對黃慶南被暴力襲擊事件的關注. 並要求當局依法徹查此案.  我們將會一如即往地支持黃慶南本人及其它為推動勞動權益及核心自由價值而努力的所有工作。」 案件引起工人關注   保障勞權是特區首要任務 到場旁聽的還有多名深圳工人,其中一位羅姓工人表示:「龍崗的老闆常常以違法的手段剝削工人的加班費和經濟補償金,《勞動合同法》是保障工人的,但老闆卻不尊重。我討工資時就曾被打,老闆不講法不講理就講暴力,這種事情絕對不可以容忍,我希望法院要公正,重判使用暴力的人,才可保障打工者,確保勞動法受到尊重!」 聯絡人:胡小姐  852-8135 1480        黃小姐  852-6180 1984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中國勞動透視、全球化監察、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勞動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