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體聲明: 以言入罪可恥 立即釋放勞權人士劉少明

以言入罪可恥
立即釋放勞權人士劉少明

自2015年起被拘禁超過兩年的國內勞權人士劉少明

2017-07-06
 
自2015年起被拘禁超過兩年的國內勞權人士劉少明,因發表其〈六四回憶錄〉被當局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至今仍未審結。其代表律師吳魁明引述來自劉少明家屬的消息,指劉少明一案將於7月7日上午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一審宣判。若罪成,劉少明將有機會被判處最多五年的有期徒刑。職工盟和一眾香港勞工團體對中國政府以言入罪表示強烈憤慨,並促請當局立即無罪釋放劉少明。
 
現年59歲的劉少明祖藉江西,早年為煉鋼廠工人。於八九民運期間,因參與「北京工自聯」被控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判監一年。期後二十多年在珠三角地區打工,曾擔任搬運工、工廠什工、保安、綠化園林工、精神病人看護、建築工地什工等基層工作,深明基層勞工的苦況。近年,劉積極參與廣東工人的維權行動,在多次的大型工潮中協助組織工人抗爭。亦多次因發表異見言論被當局拘押不下數十次。2014年6月劉少明擺脫當局的監視,藉六四二十五週年期間,獨自於廣州天河地鐵口遊行紀念六四,因而被行政拘留十天。2015年5月,劉少明在網上發表了他的〈六四回憶錄〉,詳細記錄了他在八九民運期間在天安門廣場的經歷。在〈六四回憶錄〉發表後不久,廣州警方隨即於同月29日拘捕劉少明,並於7月14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檢控劉少明。
 
至今,劉少明因拒絕認罪已被羈押達兩年之久,當局故意拖延其案件的審理程序,完全無視劉及其家人的基本權利。期間,當局亦多次拒絕劉少明要求與刑事罪犯分倉囚禁的申請。而長期羈押也為劉的身體健康帶來影響。據報,劉少明自去年10月開始感到腹痛。我們認為劉少明若得不到適切治療,發生在李旺陽、劉曉波身上的悲劇恐怕將再度重演。
 
作為八九六四的見證人,劉少明只是在網上發表〈回憶錄〉記載歷史的經過;作為基層勞工的一份子,劉少明亦只是組織其他工人捍衛基本的勞工權益,試問何罪之有?可惜,在沒有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的國度,劉少明敢言的作風,已成為中共一根必欲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釘。因此,我們要求中國政府須立即停止以言入罪、無罪釋放劉少明,我們的要求如下︰
 

  1. 立即無罪釋放劉少明;
  2. 撤銷對劉少明的所有控罪;
  3. 為劉少明提供適切的醫療照料。

2017年7月5日
 
聯署團體︰
 
香港職工會聯盟
中國勞工通訊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勞動力
中國勞動透視
勞工教育及服務網絡
全球化監察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街坊工友服務處
社會民主連線
工黨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原文鏈接:http://www.hkctu.org.hk/cms/article.jsp?article_id=1759&cat_id=12
 
 

Recent Update:

言論自由不是罪 

立即釋放劉少明

2017-07-07 職工盟和二十多名勞工團體代表於劉少明被宣判當日到中聯辦門外抗議

因發表其〈六四回憶錄〉被當局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國內勞權人士劉少明,被拘禁超過兩年後於7月7日上午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一審被判有罪,判監四年半,刑期幾近該罪的最高刑罰(五年有期徒刑)。
 
職工盟和一眾香港勞工團體對中國政府以言入罪表示強烈憤慨,並認為劉少明的刑期過重,顯示中共有意進一步收窄言論自由的空間,欲以重刑以收以儆效尤之效。然而,劉少明區區一篇數千字的〈六四回憶錄〉,足以觸撞到中共的神經,令當局不惜以重刑來對付敢於說出真相的人。
 
同為說出真相而身陷牢獄多年的劉曉波,同樣因為在獄中長期得不到適切醫療照顧而患上末期肝癌,身體狀況正在急劇惡化中,情況令人極度擔憂。中共為了禁錮劉曉波的言論自由,更多番拒絕其前往國外治病的要求,卻只容許外國專家到中國會診,就是害怕劉曉波在自由的空氣中暢所欲言。為了掩飾真相,中共連異見人士尊嚴地死去的權利也要剝奪。
 
職工盟和二十多名勞工團體代表於劉少明被宣判當日到中聯辦門外抗議,以表達對中共政權持續打壓言論自由的不滿。並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以言入罪,無條件釋放劉少明和劉曉波。
 
原文鏈接:http://www.hkctu.org.hk/cms/article.jsp?article_id=1762&cat_id=12

團體聲明:入廠查企業違規無罪,刑拘可恥。立即釋放3名勞權人士!

入廠查企業違規無罪,刑拘可恥。立即釋放3名勞權人士!

2017-06-27

全球生產鏈不斷擴張,跨國企業為了追求最大利潤,往往犧牲當地勞工權益及環境保護

2017年5月30日,内地三名勞權人士華海峰、李招及蘇恆以入廠打工的名義,在江西一家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女兒的品牌企業(伊凡卡)生產皮鞋的工廠-華堅工廠-調查其勞動用工狀況時,被江西公安扣捕。其後傳出三人被指非法使用竊聽工具,被刑事拘留至今已超過20天。

 

全球生產鏈不斷擴張,在各地投資的跨國企業為了追求最大利潤,往往犧牲當地勞工權益及環境保護。當地政府因招商引資而對企業的違規行為視而不見,甚少檢控,導致工廠違法行為成為常態。這幾名勞權人士,以入廠方式調查企業行為,目的只是讓公眾了解企業的違法生產。這種調查方法是勞權不彰的社會普遍用作尋找真相的方法。远些以彰顯社會公義為目的的調査人員,絕對不應被視為非法及遭到扣捕。

 

據悉,三名勞權人士在調查中獲得華堅集團工廠違反勞動法,濫用學生工等證據後,被工廠發現後報警才被捕。工廠違法應該遭到檢控及依法懲處,但被拘捕的卻是三名查證違法行為的勞權人士,客觀上就是阻止公眾有知情權,阻止外界了解真相。

 

作為關注中國內地勞權團體,我們認為這次逮捕是企業勾結地方政府打壓勞權人士的行為! 我們嚴正提出以下的要求:

 

一、江西政府立即釋放華海峰、李招及蘇恆三名勞權人士;

 

二、要求立即懲處華堅鞋廠的違法行為,並進行整改;

 

三、保障公眾知情權,査廠無罪,刑拘可恥!

 

歡迎其他團體參與聯署,連結:https://goo.gl/fvuc4L

 

團體聯署:

1.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2. 全球化監察
3. 勞動力
4. 香港職工會聯盟
5. 勞工教育及服務網絡
6. 中國勞動透視
7.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8. 無國界社運
9. 中國勞工通訊
10. Korean House for International Solidarity (韓國國際團結之家)
11. Worker’s Initiative – Kolkata (工人倡議 – 加爾各答)
12. Sedane Association
13.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14. International Fire Fighters (國際消防員)
15. Yokohama Action Research (橫濱行動研究)
16. 街坊工友服務處
17. 清潔衣服運動東亞聯盟
18. 無枷鎖

 

聯絡人:Ming Lam 94934368

 

原文鏈接:http://www.hkctu.org.hk/cms/article.jsp?article_id=1756&cat_id=12

 


最新更新:

中国劳工观察三名调查员被取保候审

中国劳工观察 2017年6月28日

 
根据中国劳工观察6月27日得到的消息,江西省赣州市警方通知了苏恒,李招,华海锋等人家属,让他们前往赣州对三名调查人员取保候审。根据中国劳工观察最新的消息,目前苏恒,李招,华海锋三人以经办好了取保候审手续。取保候审时间为一年,在一年内需要在住地派出所登记,外出需要申请。根据三名调查人员律师的意见,他们的行为都不构成犯罪。中国劳工观察希望法庭能公正的审理这个案件。

 
苏恒,他第一次进江西华坚是3月份,第二次进江西华坚是4月25日。他在5月27日晚上10点左右宾馆房间被警察带走。

 
李招, 他是4月13号进东莞华坚工厂工作,16号在工厂拍相片的时候被工厂的保安发现,然后工厂的保安让他离开工厂。 李招是4月19日计划从深圳到香港,但是在深圳边检被扣下,边检告诉他说他涉嫌犯罪,不能让他过海关。在4月底他去了江西华坚工厂做工厂外面访问工人。他是在5月28日在宾馆被警方带走。

 
华海锋,他是5月12日进东莞华坚工厂工作,16日离职,5月20号应聘江西华坚,但是怀疑工厂以经发现他身份,没有进厂。华海锋曾到在4月20日顺利到香港,但是在5月24日从深圳第二次前往香港的途中,在深圳边关被扣下限制出禁。

 
中国劳工观察的三名调查人员在3月和5月之间,分别对生产伊万卡产品的工厂东莞华坚和江西赣州华坚工厂进行调查,为了搜集证据,拍了大约8小时的视频和图片。根据我们调查的结果,我们发现赣州华坚工厂在3月有生产伊万卡的产品,并且伊万卡公司名字也出现在了5月和6月的生产大进度表中。根据我们的证据显示,工人被虚假的招工广告骗进工厂,离职拿不到工资,每天工作15小时以上,一个月只有一到二天休息,遇到赶货的时候会加班到第二早上1:30,早上7:10还要继续上班,一天工作时间达到18小时,强迫的加班时间没有任何工资。 迟到早退都会被罚款,工厂不让工人请假,如果工人不上班,一天不但没有工资,还会扣120元人民币,一个月工人工作350小时,一些工人的工资有时只有不到2400元人民币,每小时的工资低于1美元。工厂在5月时候使用了一些职业中学幼师班的学生工。《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办法》规定,工厂不应招收与本厂生产及所需技能完全不相关的实习生或安排超时加班。然而,这些学生工和其他工人工人一样加班。
 
女性权益也没有保护,管理人员经常使用对女性侮辱性的语言对女性工人进行辱骂,根据得到的罚款证据。也是女性工人多于男性工人。

 
工厂也制定一个假的工资单要求工人签名,实际工人的工资是低于这个工资。我们有发现在四月28日,工厂要求新工人在3月份的其它工人的工资上面签名。这是明显假的工资单。
 
我们就工厂的侵权情况分别在4月27日和6月6日写信给伊万卡,希望她改善帮她生产产品的工厂条件,如果生产她产品的工厂曾经有侵权工人权益,她有责任让生产她产品的工人不被劣待,并且找到那些曾生产她产品的工人被劣待的工人,赔偿他们的经济损失。在6月6日的信里我们也提供了华坚工厂侵权的证据,呼吁伊万卡本人能够帮助到调查人员的释放。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没有收到伊万卡以及伊万卡的公司任何回复。
 
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说:伊万卡做为一个规模相对较小的公司的总裁的时候,如果想要改善供应链工厂的劳工情况确实并不容易。但是现在她做为白宫的第一女儿,同时又是总统特别助理,她所获得的相应的权利和影响力使得她有能力来改善她曾经长期使用过的代工厂,同时促起整个跨国公司的供应链得到改善,但是她伊万卡现在在表现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让我们感到非常失望。她带了一个坏的头。

 
中国劳工观察也根据工厂的侵权情况写信给和(MARK FISHER,G-III APPAREL GROUP,Amazon.com,Nine West,Guess,Lord & Taylor,Ann Taylor
Kendall + Kylie)华坚生产产品相关的20多家公司,目前没有一家回应。在中国劳工观察过去17年的调查情况中,这样的情况实属罕见。

 
原文网址:http://www.chinalaborwatch.org/cn/newscast/627

團體聲明:被禁與外界通信 在囚勞權人士杳無音訊16個月

香港勞工團體聯合聲明

被禁與外界通信 在囚勞權人士杳無音訊16個月

2017-04-19

在囚勞權人士孟晗

國內勞權人士孟晗因參與組織工人維權被控「聚眾擾亂公安罪」,於去年11月3日在廣州市番禺區法院被判囚21個月。判刑後,孟晗已被轉送廣東韶關監獄繼續服刑,預計將於本年9月獲釋;連同審訊前的扣押,孟晗至今已被中共當局拘禁超過16個月。但自2015年12月3日被捕當日起,不論是廣州第一看守所還是韶關監獄,孟晗家屬已不下十數回前往探望被拒。截至上月底,孟晗父母再度前往韶關監獄要求會面,可惜被監獄職員以孟晗正接受教育為由被拒諸門外。家屬其後多翻向公安部門交涉不果,令家屬對孟晗的現況感到非常擔擾。

 

中國政府本以不公義的手段剝奪孟晗的自由,現更無理禁止他與外界通信,做法嚴重侵犯了孟晗的基本權利,而且也有可能違法。因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獄法》第48條的規定︰「罪犯在監獄服刑期間,按照規定,可以會見親屬、監護人。」而在聯合國《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準規則》中,也有明文保障囚犯與外界接觸的權利︰「囚犯應准在必要監督之下,通過以下方式經常同親屬和朋友聯絡:(a) 書面通信,以及使用電信、電子、數字和其他方式的通信(如有的話);(b) 接受探監。(第58條)。”孟晗至今已被囚禁超過一年,但仍未獲准與家人會面。即使是去年的審訊也是閉門進行,家屬跟孟晗始終緣慳一面。期間孟父曾多次透過中國郵政匯款予兒子均被退回。加上家屬在過去16個月一直無法與孟晗取得通信,完全無從得知孟晗在獄中的狀況。孟父因過度擔擾兒子而病倒入院,久臥病榻半月至今仍未出院。

 

為掩飾不公義的濫捕行為和打壓勞工維權人士,中國政府已肆無忌憚地無視國內法規和國際最低標準。對於中國政府肆意剝奪孟晗與家屬通信的權利,香港職工會聯盟與一眾香港勞工團體予以強烈譴責。同時,我們亦敦促有關部門必須盡最大努力,以確保孟晗在獄中的待遇和基本人權不受侵犯。最後,我們再次重申,孟晗所從事的工人組織與勞工維權行動,本來就並不是任何犯罪行為,中國政府必須立即撤銷所有控罪,無條件釋放孟晗。

 

2017年4月19日

聯署團體(排名不分先後):

 

香港職工會聯盟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勞動力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全球化監察

勞工教育及服務網絡

中國勞動透視

女工關懷

 

原文鏈接:http://www.hkctu.org.hk/cms/article.jsp?article_id=1730&cat_id=12

團體聲明:香港勞工團體對廣東勞權人士被起訴的公開聲明

香港勞工團體對廣東勞權人士被起訴的公開聲明
2016.7.16

我們得知,自2015123日被中國警察抓捕的廣東勞權人士曾飛洋、孟晗、朱小梅、湯歡興四人,其被控聚眾擾亂公共秩序案已在6月由廣州市番禹區檢察院審查起訴,並將於近日移送法院審理。

在此抓捕事件中,超過50名勞權人士被帶走問話,7人曾被拘留或失蹤,他們都曾長時間在看守所未能與律師會面。是次拘捕明顯是習近平政府針對勞工團體的打壓行為,嚴重威脅民間社會的生存空間。被捕者的親屬曾委託辯護律師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卻往往被警方以當事人已經自行委託辯護律師為由拒絕,甚至不給予任何理由及文件證明。其中曾飛洋一直到被捕六個月後才得以見到律師,更被官方媒體發布抹黑報道。不僅如此,眾被捕者的家屬或被監視居住,或受暴力騷擾,或遭言語恐嚇,至今不止。

我們認為,廣州警方等的做法踐踏了公正司法原則,剝奪了被捕者的基本人權,也嚴重違反了現行有效的國內法。《世界人權宣言》第11條確定了凡受刑事追訴者有獲得充分辯護的權利。《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第三點確定了凡受刑事追訴者有與他自己選擇的律師聯絡以準備辯護的權利,「自己選擇」必須是當事人自己真實自主的意思而不能是被威脅、逼迫的屈從。《保護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監禁的人的原則》規定被拘留的人應有權獲得法律顧問的協助,有權與法律顧問聯絡和磋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125條規定「被告人有權獲得辯護」。《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4條規定公安機關應當保障嫌疑人依法享有的辯護權和其他訴訟權利。33條規定「嫌疑人在押的,也可以由其近親屬代為委託辯護人。

國際社會不會忘記被捕勞權人士。如今4名勞權人士移送法院審理在即,我們基於廣州警方去年底以來種種踐踏被補者權利的行徑,以及被捕者家屬屢受監控及騷擾的遭遇,發表公開聲明如下:

一、工人因權利受侵,自發維權及尋求社會支援理所當然,即使涉及者眾,給工廠造成損失,也不因此構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工人的結社自由和集體談判權利應當受到尊重,所有工人及勞權人士捍衛勞權的行動本當無罪。

二、公安部應當履行監督職責,責成廣州警方遵照以上中國政府承認的國際公約以及國內法,保障四名當事人獲得有效辯護的權利,保障其自由委託律師的權利,保障當事人親屬為其委託的辯護律師能充分地行使辯護權利,直至法院審判結束。

三、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應當履行法律監督職責,遏止公權部門在此案中的違法行為,對濫權違法者,立案偵查,將其繩之以法。

四、我們密切關注並且要求,立即撤銷打壓勞工團體的政治檢控,釋放所有勞權人士。

聲明團體:

全球化監察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中國勞工通訊
中國勞動透視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紅氣球編委會
香港職工會聯盟
勞工教育及服務網絡
勞動力

勞動力最新出版:《星星之火:全泰壹評傳》

星星之火

《星星之火:全泰壹評傳》
作者:趙英來〔韓〕
譯者:劉建洲
出版機構:勞動力
發行: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13年7月
定價:港幣90元
銷售:請向各書店查詢,本書亦在以下地點有售:
街坊工友服務處(新界葵芳邨葵仁樓地下)
香港職工會聯盟(九龍彌敦道557-559號永旺行19樓)
台灣讀者可經苦勞網訂購。
查詢電郵:workerempowerment@gmail.com

 

內容簡介:

韓國女工學院總幹事、將畢生精力奉獻給韓國勞工運動的李喆順女士:「當年我的朋友目睹全泰壹自焚,轉述給我聽,我非常震驚。一個與我年紀相若的人,怎麼會肩負如此巨大的重擔並自殺的呢?」

不要讓我白白死去!

1970年11月13日,年僅22歲的韓國製衣廠工人全泰壹手持《勞動基準法》引火自焚。這件也許微不足道的事情,卻成為了日後無數韓國工人和知識分子拒絕成為盲目為生產付出血汗的機器,並開始投身勞工運動的啟蒙。韓國勞工的生存狀況,從此因為人們的行動,跟以往再不一樣。

全泰壹是誰?他如何踏上捨身抗爭的道路?從在不見天日的製衣廠裡埋頭苦幹,到走上街頭,啟發了一代又一代韓國民眾的良心與勇氣……透過這本集中、港、韓三地力量出版的全泰壹傳記中譯本,全泰壹的精神將存活於更多受壓迫的工人心中。

本書獲韓國民主化紀念事業會及韓國女工學院資助出版。

 

書評轉載:

2013年10月  工盟團結報:韓國工人為何如此激進?
2013年10月26日  信報:南韓抗爭青年之死
2013年11月  中大學生報:如何不讓你白白死去?——《星星之火:全泰壹評傳》簡介
2013年11月1日  破報:在歷史中自燃——《全泰壹評傳》讀後
2013年11月10日  明報:與富士康工友一起認識的全泰壹
2013年11月12日  經濟日報:那把火不止燒一個人
2013年11月13日  主場新聞:全泰壹:我是民眾整體的一部份
2013年11月28日 苦勞網:「全泰壹哲學」及解放的工人民主空間實踐
2013年12月3日 苦勞網:時代的鎔爐,勞動者的悲歌——讀《星星之火:全泰壹評傳》之後的二三聯想

新書訂購《鐵絲網上的薔薇——八位韓國工運婦女的故事》

《鐵絲網上的薔薇——八位韓國工運婦女的故事》

書名:《鐵絲網上的薔薇——八位韓國工運婦女的故事》
出版:勞動力 基層大學
出版日期:20103

ISBN978-988-18926-1-4

售價:HKD$90 / (同時購買4本以上可獲8)
交收:郵寄本地平郵為HKD$8.2/ 旺角地鐵站交收

查詢:(+852) 8135-1480 電郵至workerempowerment@gmail.com

《鐵絲網上的薔薇──八位韓國工運婦女的故事》新書發佈會及公開講座

四位南韓女性工運活躍分子(作者、書中三位主角) 親臨香港,與大家分享經驗。設廣東話翻譯。

書中八位女性,年齡介乎四十二至六十歲,她們一生都以推動社會運動為職志。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她們是十幾歲芳華正盛的普通工友,或是隱姓埋名進廠的學運份子;由廠內的工運出發,經歷絕食、逃亡、坐牢及暴力對待,回顧種種,她們為何作出這個選擇?又有多少困惑掙扎?如今,她們都是南韓社會運動獨當一面的人物。

八位女性娓娓道來她們參與工運的不同路徑,與大家分享她們在工運中的成長。

這正是本書最精彩的地方,亦是本書要告訴我們的。

《鐵絲網上的薔薇——八位韓國工運婦女的故事》

新書發佈會:《鐵絲網上的薔薇——八位韓國工運婦女的故事》
日期:2010年3月28日(星期日)
時間:1500-1730
地點:旺角 西洋菜南街 68號 7字樓   序言書室 

公開講座: 南韓工運中的婦女
日期:2009年3月29日(星期一)
時間:1930-2200
地點:香港城市大學  P4910 室

是次活動由勞動力及基層大學合辦
查詢:81351480  馮小姐

=====

推薦:

「若然沒有《鐵絲網上的薔薇》中那群活躍分子,金大中能當上總統嗎?」
–馬國明,文化評論學者,《路邊政治經濟學》、《路邊政治經濟學新编》作者。

「從童年的農村,到青春的工廠,再步入終生不悔的工運,女工一一娓娓道來。寫得實在、動人,獨欠詰屈聱牙的艱澀語言,人人都讀得明。」
–丘延亮,台灣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著有Colours of Money,      Shades of Pride: Historicities and Moral Politics in Industrial Conflicts in Hong Kong。

「《鐵絲網上的薔薇》將我帶回七、八十年代的香港… 卅年後回望,我短短數年的工廠生涯並沒有成功「領導」工運,但是…我擺脫了一貫的吊兒郎當,對人多了一分理解,也從同齡女孩的掙扎和無奈中,我為自己人生的奮鬥目標,加多了「婦女解放」的一章。」
–陳寶瑩,香港基層運動活躍份子,事跡記錄在短片《革命女》中。

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被砍案件重新開審 國際人士被拒進入 原告方律師被無理搜身 案情存疑審訊不清

2009年1月16日

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被砍案件重新開審

國際人士被拒  原告方律師被無理搜身  案情存疑審訊不清

促請法院依法公正判決  保障勞工團體安全

2007年11月20日,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黃慶南外出工作時,被兩名持刀歹徒砍傷,背部、腰部、左腳被多處有長達十釐米長的刀傷,左腳傷勢最為嚴重,永久致殘。遭受暴力打擊的深圳勞工團體——打工者中心位於深圳龍崗,是一家以工商註冊的民間勞工團體,接受海內外基金資助,免費為外來工提供借閱圖書服務、宣傳勞動法等法相關知識、提供勞法諮詢。據法庭資料顯示,五名被捕疑犯中,主犯鍾偉其為深圳本地人,在當地擁有企業和廠房,勢力龐大,認為打工者中心宣傳勞動合同法觸犯了其利益,故買凶傷人。
五名疑犯於去年1月被捕,開庭時間則一再延遲,疑犯多次要求法院對黃慶南傷情做重新鑒定,且僱人偷拍黃慶南生活。開庭前兩星期,深圳市司法鑒定專家委員會發出意見書,推翻年初深圳市公安分局”六級傷殘”的鑒定結論。同時,黃慶南申請工傷認定行政訴訟敗訴。去年12月24日,法院竟然安排了一個只能容納16人的小庭,沒有給出任何理由拒絕約60名工人、國內外民間團體代表,以及香港團體代表聽庭的要求。黃慶南最後因為法院無法提供一個適當的公開審訊的客觀環境,只能選擇延期開庭,並和法院達成協議,保證安排一最少能容納50人的法庭。

法庭出爾反爾  原告方聽庭阻礙重重
提供合理的客觀條件進行公開審訊本來是法院應有的責任,黃慶南在1月13日下午五時多才拿到16日開庭的通知。黃慶南的代表律師李方平律師表示:「法律要求法院最少要在3天前將書面的開庭通知送達原告的律師,但這次只是以電話口頭通知,根本不符合要求。」
今天共70多人來聽庭,但開庭書上就連原來安排審訊的十三號庭也”突然”從300人的法庭被更換為只能容納30人的”臨時”十三號庭,完全違背法院原來的承諾,原來真正的十三號庭則空盪盪的閒置著。法院更設下聽庭証的關卡,只容許10個原告方進入,大大剝奪了公眾聽庭的權利,未有履行進行公開審訊、接受公眾監督的責任。
而且,龍崗法院以”領導指示”為由強制對原告方進行搜身,包括代表律師在內。李方平律師對此極為震怒:「最高法院有規定不可以對律師和其物品進行安全檢查(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下發的《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安全檢查規則》第六條)。律師作為司法制度的重要組成部份,是有專業操守制約的,如果法庭不相信律師,而且要進行搜身的話,就是一種侮辱。」李律師斷然拒絕了搜身的要求,因此被法院禁止進入法庭。

境外人士被拒庭外   公開審訊成空話
黃慶南被襲一案一直得到港台地區,以及國際民間組織的聲援支持,不斷透過聯署聲明、去信中國政府和約見中國註外代表等方法表示關注。今天約15名港台地區的民間團體代表和國際人士到來聽庭,可是,龍崗法院再次以”領導指示”為由,拒絕該批人士旁聽,公然違反最高人民法院於1999年發佈的《關於嚴格執行公開審判制度的若干規定》中境外人士聽庭參照中國公民的規定。
其中一名在場香港團體代表葉小姐表示:「這完全是人治的做法!我們一定要去投訴,龍崗法院無理拒絕我們進去是違法的!」有關團體已決定一同向深圳市政法委、紀委、人大及檢察院投訴法庭種種開庭程序的問題,尤其是以”領導指示”架空法律規定,以人治取代法治的不當行為。

案件起意、疑點審理不清   “速審”只用了三個多小時
經過種種不當程序的多番折騰後,原告方差不多十時許才能進入法庭,其時竟發現案件在原告方尚未進庭時已開始審訊,完全漠視原告方的權利。律師質疑案件起意(動機)不明,對於被告犯案原因、細節更是含糊,當中包括:一、若被告為房東,其出租廠房位置、廠房老板的確實身份、具體損失等案情理應在審訊中理順,但檢察院和法院均沒有說明清楚;二、若被告乃受人指示,公安和法院卻沒有對是否存在幕後老板作深入調查;三、若被告為收取保護費的勢力人士,即案件屬於涉及黑勢力的惡性事件,應該加倍嚴厲處理。這涉及五個被告,刑事及民事連帶進行的案件,法院只用了三個多小時則全部”速審”完成,跟原來法院向原告方透露的”一天也可能審不完”截然不同,加上短促的通知時間,當中是否有人作出影響,以”速審”的方式去減少社會關注呢?
與此同時,律師對12月由深圳市司法鑒定專家委員會作出的法醫學審查意見書提出質疑,指出鑒定專家委員會只具備諮詢角色,意見書並無法律效力,不能推翻原來由認可鑒定機構發出的人體損傷能力鑒定書。

此案各項開庭時有違法律和相關規定的程序,均不利公開審訊的進行,對原告方的權利保障不足;草草審理,不深入審理案件起意及疑點的行為起不禁令人憂慮司法公正能否正得以實踐。香港及國際70多個聲援團體促請法院認真依法作出公正判決,全力保障勞工團體安全。

聯絡人:胡小姐  852-8135 1480

發起聲援團體: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中國勞動透視、

全球化監察、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勞動力

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被砍案件開審 國際及香港團體到庭旁聽 法庭無法公開審判 促請中國政府公開、公正審訊 依法嚴懲兇手

20081224 

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被砍案件開審 

國際及香港團體到庭旁聽  法庭無法公開審判 

促請中國政府公開、公正審訊  依法嚴懲兇手 

去年底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遭砍傷的暴力事件昨天在深圳龍崗區人民法院開審,多個國際及香港團體代表到深圳龍崗法院旁聽審訊,敦促法院進行公正、公開的審訊,依法嚴懲兇手,並給予受害人黃慶南支持。


遭受暴力打擊的深圳勞工團體——打工者中心位於深圳龍崗,是一家以工商註冊的民間勞工團體,接受海內外基金資助,免費為外來工提供借閱圖書服務、宣傳勞動法等法相關知識、提供勞法諮詢。去年11月20日,受害的中心註冊人黃慶南外出工作時,被兩名持刀歹徒砍傷,背部、腰部、左腳被多處有長達十釐米長的刀傷,左腳傷勢最為嚴重,血管、肌腱與神經全被砍斷,左小腿永久傷殘。


據法庭資料顯示,五名被捕疑犯中,主犯鍾偉其系深圳本地人,在當地擁有企業和廠房,勢力龐大,認為打工者中心宣傳勞動合同法觸犯了其利益,故買凶傷人。

開庭時間被不尋常的一再延遲
五名疑犯於今年1月被捕,開庭時間則一再延遲,疑犯多次要求法院對黃慶南傷情做重新鑒定,且僱人偷拍黃慶南生活。開庭前兩星期,深圳市司法局發出意見書,表示”黃慶南之損傷構不成六級傷殘,無法對其損傷程度是否夠成重傷作出準確判斷。”推翻年初深圳市檢察院和公安分局”六級傷殘和重傷”的結論。同時,黃慶南申請工傷認定行政訴訟敗訴。
亞洲專訊(AMRC)代表表示:「至今天開庭長達11個月,這種情況極不尋常。當司法局發出推翻原來傷情鑒定結的意見書後數天法院就通知開庭,當中時間上的吻合是不是有人在企圖影響判決?這種種跡象表明這一案件司法過程中的公開公平公正有可能受到干擾。」然而更令人意外的是,今天法庭竟安排了一個只能容納16人的小庭,根本無法滿足公開審判的要求,並以座位不足為由拒絕約50名工人、國內團體代表,以及10多名由香港到來聽庭的團體代表聽庭。相反,就在黃慶南及其律師在與法院交涉的同時,被告家屬的車輛順利進入法院,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告方聽庭者多次自由出入法院大門,甚至不須經法院安檢門,令在場人士十分不滿。黃慶南及律師通過信訪部門要求轉換另一可容納一百人的法庭,但遭法院以”需請示上級”為由拒絕,最後法院給了兩個選擇,第一只有原告黃慶南及其律師進去開庭,原告方六十多人不得進庭旁聽;第二延期開庭。因為法院無法提供一個適當的公開審訊的客觀環境,黃慶南最後只能選擇延期開庭。

黃慶南在現場表示對地區法院拒絕公開旁聽的安排感到非常失望和震驚,希望能儘快再次排期,得到法院的妥善安排,公正公開審理,給原被告雙方平等的聽庭機會。

多個國際團體關注司法公正   要求依法嚴懲兇手
由企業、工會及民間團體組成,一向致力改善勞工生計的道德貿易行動(ETI)表示:「可回應這針對打工者中心和黃慶南的暴力襲擊,將會為未來定調。如果事件得不到適當的處理,將有損公眾對政府的信任,導致勞資糾紛更為極端。道德貿易行動真誠希望法定院要公正地追究施襲者的責任,而政府要盡力保護中國民間社會。只有決心解決矛盾才可保持社會和諧,締造有利長期營商增長的基礎。」

自去年暴力事件後,打工者中心發出呼籲信向國際及香港民間社會尋求支持,多個從事內地勞工專案的香港團體,勞動力、中國勞動透視、亞洲專訊、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全球化監察立即發起全球支援行動,得到全球七十多個民間組織的連署,國際工會亦先後兩次去信中國政府,促請深圳市政府保障民間團體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緝捕兇手及摹後主使者,依法加以嚴懲。

國際工會聯合會香港聯絡處的米東明主任表示:「國際工會聯合會及其分部於全球的屬會曾先後多次致函中國政府及深圳地方政府, 表示對黃慶南被暴力襲擊事件的關注. 並要求當局依法徹查此案.  我們將會一如即往地支持黃慶南本人及其它為推動勞動權益及核心自由價值而努力的所有工作。」

案件引起工人關注   保障勞權是特區首要任務
到場旁聽的還有多名深圳工人,其中一位羅姓工人表示:「龍崗的老闆常常以違法的手段剝削工人的加班費和經濟補償金,《勞動合同法》是保障工人的,但老闆卻不尊重。我討工資時就曾被打,老闆不講法不講理就講暴力,這種事情絕對不可以容忍,我希望法院要公正,重判使用暴力的人,才可保障打工者,確保勞動法受到尊重!」

聯絡人:胡小姐  852-8135 1480        黃小姐  852-6180 1984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中國勞動透視、全球化監察、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勞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