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報告:深圳酒店業工人處境調查報告

深圳酒店業工人處境調查報告

作者:勞動力、鄭茲言

2017-1-23


行政摘要

報告全文可由此下載。深圳打工者中心仝人及2016年度實習學生對調研貢獻良多,特此鳴謝。

 

過去十年,以勞動密集型的製造業為主要經濟驅動力的深圳,產業轉型升級的步伐越走越快。以往工廠林立的工業區慢慢被金融服務辦公場所和房地產取代,製造業向高端知識型方向發展,而低端、高污染、勞動密集的製造業外遷和倒閉潮持續,第三產業逐漸發展成形。

 

目前越來越多外來工前來深圳從事服務業工作,包括物流、餐飲、酒店、環衛、保安等。與工廠不同的是,這些行業的工作場所分散,員工人數較少,合約較不穩定。在眾多服務行業當中,酒店住宿業是少數在同一工作場所有較多員工的,而在深圳除了有許多五星級大酒店,更有不少連鎖酒店開設大量分店,當中包括七天、漢庭等經濟型的酒店品牌,在各方面都有一定規模。然而,當酒店住宿業發展並沒有下滑勢頭的同時,從官方數字中反映出來的勞動人口卻一直下降,當中牽涉的用工形式和勞動條件引起了我們的關注。2016年夏天,得幾位熱心的大學生志願者協助,我們對深圳龍崗區內的酒店住宿業勞動狀況、工人構成等方面進行了初步的瞭解。

 

調查覆蓋的員工,分別來自五星級及快捷連鎖酒店,近六成工人工齡為1-2年,近四成是實習學生工。調查發現的主要問題包括:

 

1. 依賴浮動工資,加班費計算不當,社保參與狀況欠佳

不管是五星級酒店還是連鎖商務酒店的員工,基本工資都是兩千多元,比深圳最低工資標準略高一點 。當然,許多受訪工人最後到手的工資不止這個數,大多是三千左右甚至四千以上,但這些都無法憑借五天八小時的普通勞動得到,必須通過加班和提成等浮動工資撐大。雖然酒店員工以每班工作八小時居多,但一周上六天班的很常見,而週末上班的工資並不按雙倍計算。另外,從酒店員工參加社保的情況可以看出,有些酒店自設參保門檻,而且也利用了員工對社保制度的不了解來逃避社保繳費開支。

2. 實習生在部分崗位非常多,教育性質成疑

學生工在五星級酒店部分崗位的比例特別高,例如在餐飲服務、前台禮賓等部門能達到一大半,甚至80%左右;客房保潔、廚房保潔中實習生的比例就比較小。他們雖然是全職在酒店工作,但由於法律規定實習生的津貼低於最低工資標準,他們一般也加班較少,所以最後所得僅一千多塊。加上酒店不用為實習生買社保,那用人成本就更低了。

這些酒店實習生讀的都是酒店管理專業,一般可以自行選擇是否在學校協議好的酒店實習,也可以去別家,以滿足畢業的實習要求,但是觀乎他們的工作性質,以及同崗位實習生的比例,我們很難想象當中的教育成分、以及酒店能對學生做的指導到底有多少。

3. 職業流動性高,處理爭議動力較低

我們接觸的員工過半工齡只有一至兩年,對於職業路向並沒有太多想像。年輕人沒有久留的打算,或者僅視之為過渡性的職業。即使對現狀不滿,離開用人單位也很容易,留下來爭取改善的動機也不大。其實從員工對於其工作內容的描述,我們可發現有機會演變成勞動爭議的機會並不少,例如上文提到的加班費計算問題、員工個人承擔人身安全風險和其它職業安全隱患等等,但是遇到這些情況,在住宿行業內一般如何處理,是否都是以員工自行離職告終,還是有其他形式的爭取方式,還是有待進一步了解。

 

調查報告:深圳大齡工人失業及再就業處境調查報告

深圳大齡工人失業及再就業處境調查報告
行政摘要

報告全文可由此下載。深圳打工者中心仝人及2016年度實習學生對調研貢獻良多,特此鳴謝。

 

近年,深圳產業進行轉型升級,勞動密集型的低端製造業企業倒閉搬遷的情況十分普遍,導致不少長期在工廠工作、年齡相對較大、技能單一的工人面臨失業困境。他們的積蓄和社會保障不多,但是住房、醫療、教育、贍養老人、撫育孩子等開支依然存在,失業對這批工人造成的影響之大,令他們對再就業的需求可見一斑。透過追蹤一群原本在玩具廠工作、卻因為玩具廠搬遷海外而失業的工人的生存狀況和再就業安排,我們對工人找工作的需求、安排和遭遇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並從中發現深圳政府和工會在相關政策方面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在這波失業潮中受影響的工人平均年齡在40歲左右,在同一行業工作多年,基本上技術掌握和發展都依附於廠方的生產要求。這群玩具廠工人又以女工為主,同時兼負供養父母及養育在學子女的經濟負擔,而廠方過去在為他們參加社保方面的缺失,導致他們尚未繳滿享受社保待遇的繳費年限,不能輕易決定退出勞動力市場。

 
他們在同一行業、甚至同一工廠內工作已久,不少人都希望沿用以往在玩具廠裡培養出來的技能,但重新求職卻令他們察覺就業環境早就不如從前,對他們弊多於利。工人面對的就業困難主要集中在以下幾方面:

  1. 年齡限制:一般工廠只招40歲以下的,年齡較大的工人較難找到正規工作;
  2. 失業保險金不敷應用:一般工人都領到一至兩個月的失業保險,但與他們平均4個月的待業時間比較,僅為杯水車薪;
  3. 普遍待遇變差:報稱找到穩定工作的工人待遇普遍較以往差,多數沒有簽勞動合同,也不能再參加社保。即使失業後生活較為儉樸,收入也未能滿足工人及其家庭的生活需要;
  4. 難以找到穩定工作:仍然留在在深圳的玩具廠規模變得更小、用工更靈活,生產線上以短期的零工為主,由收取中介費的工頭組織。工人在一間工廠中的工作期限由幾天到一個月不等,工作的不穩定性大增。

 
觀乎深圳現有扶助求職者或失業工人的政策措施,都沒有配合大齡失業工人的實際處境。譬如被逼自行離職或無法證明自己是非自願失業的工人不符合領取失業保險的資格,而失業保險金額亦不足以度過經濟難關;政府部門對於相關政策不熟悉,無法協助工人以正當程序接受就業指導和技術培訓;扶持創業的政策偏重於年輕、教育水平較高及從事高薪行業者,與大齡工人的創業期望不符。

 
有見及此,我們針對大齡工人的處境,提出以下幾項政策建議:

  1. 失業保險基金應以改善失業工人處境,而非助企業減負為重點目標 

    近年由於經濟下行,廣東省政府以減輕企業負擔為名,將失業保險繳費率砍半,深圳市政府更動用充裕的失業保險基金為企業提供穩崗補貼,但卻沒有為失業工人打開方便之門。除了檢討失業保險基金運營的透明度,我們也建議將失業保險金額的領取期限的起點統一為三個月,金額提升至最低工資水平,起碼每兩年檢討一次。

  1. 加強對外來工人的再就業輔助 

    政府和工會再就業的所有服務——包括職業介紹、配對、創業——的內容都應該向年齡偏大的外來工人延伸,不應為參加資格設下戶口和年齡限制,外地人和本地人都享受同樣的再就業輔助。人社部門應牽頭整合各種民間資源和經驗,加強服務覆蓋面。再就業服務也應該就外來工的年齡、技能、教育水平等背景提供具針對性的輔助。為了提高工人接受培訓的動機,培訓期間也應為工人提供生活補貼。

  1. 規範企業招聘時的年齡歧視行為 

    企業招聘的時候明目張膽地設下性別、年齡等應聘門檻,導致工人年齡愈大,找有勞動保障的正式工作愈困難。政府應認真研究制訂反就業歧視法,帶動社會平等和創新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