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報告:《勞動合同法》在製造業的實施情況調查報告

Labour Contract Law 2014 cover

《勞動合同法》自2008年實施以來,雖以規範勞動關係、保障勞動者合法權益為目標,但執行五年多以來爭議不斷。而近年珠三角的用工環境亦有變化,先有因產業升級而引起的搬廠潮,以及隨之而來的勞動爭議,再有企業使用勞務派遣工日益普遍。2013年7月1日實施的修正案對勞務派遣行為加以規管,但成效尚未可知。

作為紮根珠三角的勞工團體,勞動力多年來著眼於製造業工人的勞動條件,支援權益爭取。有見及此,我們將延續過去數年對《勞動合同法》的關注,今年再次就珠三角和長三角的《勞動合同法》實施情況進行調查,以了解新修訂之勞動合同法對製造業勞動者——特別是派遣工——的保障。

這次調查的範圍包括珠三角和長三角共八個城市,分別是深圳、廣州、東莞、惠州、上海、南京、蘇州和金華,都達到一定程度的工業發展。在多間勞工團體志願者及高校師生的協助下,我們成功在各地進行了問卷調查及實地考察,共得有效問卷515份,並在合作單位的協助下取得一些個案以作分析。

問卷調查的受訪者男女比例約為六四之比,七成為36歲以下的青壯勞工,絕大部分是製造業工人,製造業當中又以電子廠的為主。受僱性質方面,受訪者當中正式工佔約八成,其餘為派遣工和臨時工。

整體而言,受訪者中的合同簽訂率為84.3%,與我們在2009年所進行的同類型、規模形式相近的調查中所得出的合同簽訂率比較,已有所增長;與人力資源及社會保障部在2014年5月在《2013年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內公佈之全國職工勞動合同簽訂率88.2%比較,亦相去不遠。由此可見,簽訂合同漸成共識,不過勞動者上崗前以書面與用人單位確認勞動關係,仍未成為勞資雙方之間必然的做法。長三角和珠三角大城市受訪者的合同簽訂率一般較高,可是到了二三線的小城市則非常低。如從企業資本來源角度出發,含中國大陸資本的企業則是不簽合同的重災區。

勞動者與企業按照《勞動合同法》的規定簽訂勞動合同,理論上是為了在雙方平等協商一致的前提下,建立規範穩定的勞動關係,可是從調查中受訪者所簽訂的合同年期和內容來看,很多受訪者都沒有因為簽訂合同而獲得比較穩定的勞動關係和書面保障,譬如說許多受訪者的合同都不完整,內容寫得很模糊,而且也與現實情況不相符。由於企業的違法成本低,一些方便了企業管理、但明顯是違法的做法仍然時有發生,譬如加班常規化、長期與勞動者簽訂固定期限合同、逼勞動者辭職以逃避支付解除勞動關係的經濟補償等等。而勞動者由於對法律認知和信心的不足,及無法以集體力量與資方抗衡,令他們往往無法從源頭堵截和監察企業的違法行為,為自己爭取應有的經濟補償,也無法透過更新合同,或者更好的勞動條件。

其實與幾年前比較,調查覆蓋的幾個大城市在《勞動合同法》的實施方面雖有不足,但還是有改善。不過,隨著產業和勞動力從沿海地區雙重轉移至內陸,沿海地區與內陸的差異也逐漸浮現。我們發現了法例的執行在地域之間有著不容小覷的差距,可見這些窗口城市的示範作用還是很有限。沿海地區經過多年監察和督促才改善了一點點的合同建立與執行行為會否跟著轉移,還是在轉移的過程中被犧牲,帶來地區間向下的惡性競爭,都是值得我們繼續深究的。

2013年7月,《勞動合同法》修正案開始實施,對勞務派遣行為加以規管,當中包括確認派遣用工只適用於「三性崗位」(臨時性、輔助性、替代性)、確保派遣工與正式工同工同酬、提高勞務派遣業務的經營門檻等,而2014年4月實施的《勞務派遣暫行規定》亦將企業的派遣用工比例限制在10%。從調查中可見,企業派遣用工仍多,比例遠超規定;派遣工不清楚對自己屬於何種三性崗位;與正式工比較,派遣工薪酬待遇明顯較遜。

另外,雖然法例加強堵截對勞務派遣規管的漏洞,可以我們看到企業對於彈性用工的要求實在是永無止境的,即使勞務派遣這招行不通,還是會以其它手段逃避請正式工的要負的責任。已知的彈性用工方法包括臨時工、外包工等,這些勞動者與企業有實際的勞動關係,卻被模糊化,讓他們要追究的時候找不到申訴的主體。

我們認為,為了確保《勞動合同法》的確實執行,保障廣大勞動者的利益,勞動部門必須從以下幾方面入手:

1.        加強資源投入,包括宣傳、執行等,增強廣大勞動者對勞動合同法的認識,認清自身的權利

2.        全國統一執行,加強小地方和本地資本的勞動監察,杜絕用人單位以遷移逃避法律責任

3.        地方政府應更主動起訴用人單位違法行為,增加其違法成本,嚴重及慣性違法行為必須刑事化

4.        密切監察勞務派遣,應對違法用工行為

5.        鼓勵企業員工自我組織,建立勞資雙方關係對等的勞動關係

是次調查由於人手及資源限制,自有其局限。即便如此,現時企業和政府發聲的機會已經太多,而它們本身也已從各方面主導了勞動關係的模塑。因此,我們認為這種從工人視角出發,檢視現時法律在他們身上的作用的調查必須持續下去,定期進行,並將調查範圍從沿海地區延伸至內陸,希望令更多勞動者關注《勞動合同法》,及法律對自身權益的保障,使這部全國性的法律真正令全國所有勞動者受益。

報告全文可由此下載:Labour Contract Law_WE_2014-7

調查報告:2009年 《勞動合同法》實施情況研究 撮要

2008年4月,打工者中心在「珠三角」地區對《勞動合同法》的推行進行了一次社會調查。2009年4月17日至5月20日期間,打工者中心再次就 《勞動合同法》實行進行跟進調查,調查地區亦擴展至「長三角」地區:旨在瞭解「長三角」「珠三角」區域工人在《勞動合同法》實施下面對的實況和問題;調查 結果為《勞動合同法》的實施提供真實的社會資料以檢討法規的設立與執行;調查報告揭示工人在《勞動合同法》實施下的處境,以促進社會和有關部門對勞動議題 的關注、檢討、支持和監察。
是次調查在中國沿海工業生產重鎮:深圳、東莞、惠州、蘇州、杭州及上海的工業區共6個城市進行,以即場講解的方式與受訪工友進行了600份街頭問卷調查, 收集有效問卷537份。對象為各工業區內的基層勞工。我們就調查期間遇到的典型案例跟進並進行了3個深入訪談。為了更具針對性,本調查將著重分析目前仍然 在企業內工作的工人群體。受訪者職位中80%為基層工人,當中57%為普工、23%為技工。男性327人,女性189人。受訪者當中,超過一半年齡介乎 17-25歲。學歷以初中、技術學校為主。75%的受訪者有簽訂勞動合同,25%的受訪者仍未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
是次調查一個很明顯的特徵,《勞動合同法》的實施與執行在不同區域不同條例上並不到位,但與2008年的打工者中心所做的調查相比,情況有所改善。兩個調 查相同的是資強勞弱的不平等情況仍極待正視。為回避《勞動合同法》實施與執行,企業不良行為增加,《勞動合同法》的實施與執行成效被大打折扣,受訪者對 《勞動合同法》執行效度的評分偏低。同時,企業違法受罰少、政府宣傳及執法力度不夠等一些因素分別在不同程度制約阻撓勞動者認識《勞動合同法》、使用《勞 動合同法》保護工人群體利益,以至《勞動合同法》平衡勞資關係的立法本意未能全面顯現。「長三角」、「珠三角」由於涉及兩地不同的經濟發展歷史以及國際金 融危機的關聯、民間公益機構發展過程等因素所影響,兩區域勞工環境存在差異。
但總體來看,受訪者對《勞動合同法》為依法維權帶來幫助仍具信心,而「長三角」的勞工環境狀況相對比「珠三角」好,這表示政府部門有能力落實貫徹《勞動合 同法》執行的艱巨任務,兩地政府如果能經常溝通相互取優補劣,合力保障《勞動合同法》的有效實施,則更能與國際市場接軌。

一、企業回避《勞動合同法》的實施與執行,勞工弱勢
1.1 企業不良行為增加,從勞工身上彌補成本,軟手法逼走員工

我們就《勞動合同法》實施前後企業行為的轉變調查發現,珠三角、長三角兩區域分別有42.07%和66.67%不與老工人續簽勞動合同的嚴重違反《勞動合 同法》的行為。企業的其他不良行為當中,尤為「企業訂立的規章制度及罰款規定增加」所占比例接近60%之多。
1.2 珠三角合同簽訂率僅達67.3%,無固定期限合同簽訂率低
「長三角」與「珠三角」區域當中約75%的受訪者與企業簽訂勞動合同,期限分別為1至3年,8%的企業是與受訪者簽訂無固定期期限合同。「長三角」區域的 合同簽訂率遠比「珠三角」區域為高,合同簽訂率分別是「長三角」為83%,而「珠三角」區域則只有67%。當中尤以100人以下的小廠成為不簽勞動合同的 重災區。
1.3普遍企業主導勞動合同簽訂過程,工人討價還價空間缺失
在簽訂勞動合同的過程中,65%的企業沒有與勞動者講述及討論勞動合同的內容,其中長三角有超過50%、珠三角更有79%之多。同時「珠三角」區域企業在 簽訂勞動合同的過程中出現更多回避勞動合同法的情況:企業讓工人簽兩份不同內容的勞動合同的情況仍占受訪者的30%之多。 而就算是簽罷相同的勞動合同,仍有56.32%的受訪者未獲保存勞動合同的員工本。
1.4勞動合同內容不規範,勞動保護和職業危害合同內容未在合同內列明
《勞動合同法》規定了勞動合同內的應該具有的內容,但在訪談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有不少受訪者合同的欄目和內容往往含糊缺漏。其中在「勞動保護和職業危害」 一項內,「珠三角」區域受訪者所簽的合同內仍有50%以上沒有列明指出該勞動工作的危險性,同時在「珠三角」區域有接近25% 的受訪者表示不清楚本身工作的危險性與應具備的勞動保護。珠三角勞動職業安全風險大。其他的合同欄目往往是「有列出」,但內容上「沒有列明」:如用人單位 一欄,往往是隨便寫一個公司名稱的簡寫,有的就只寫公司全名的關鍵字;公司位址一欄,就只寫上地區,如「深圳」, 沒有列出具體的確切位址;工作內容各崗位亦往往只是填上「隨工廠生產需要而訂」、員工、技工等很模糊的說法,以上種種導致勞工一旦遇上工傷、勞動爭議、公 司地址搬遷、合同內的工作地點有變,就算有勞動合同在手,依法維權依然十分困難。
1.5勞動合同內容與實際工作不符,受訪者多採取忍受的處理方法
在勞動合同的履行方面,透過調查發現,《勞動合同法》所規範的約定所有內容中,珠三角區域的有20—30%約定的合同內容同實際工作不符,長三角區域則為 10%。
371名受訪者回應實際工作內容與勞動合同不符的時候會如何處理, 20%的工人表示忍受。只有5%的工人表示當情況到達不可忍受的程度的時候會選擇自己辭工離開。35%的工人表示在這一種情況下會一邊繼續工作,一邊另謀 方法如另外找其他的工作(15%)、向上級反映(9%)、向有關部門求助(6%)或聯絡其他工人反映(5%)。受訪者多採取忍受的處理方法,這樣往往更會 慫恿企業違法行為的增多。
1.6軟手段迫走員工、經濟補償金難追討
調查所得,約60—70%的受訪者是以自行辭工方式離開上一份工作。就工廠內部規章制度增加的,在2008年後不論在「長三角」區域及「珠三角」區域皆有 約50%,這樣工人更容易被企業以違反規章制度作理由藉故辭離工作職位,就難以向企業爭取原合同終止應得的經濟補償金。此情況在「珠三角」區域出現得非常 普遍,2008年後表示企業藉故炒人的受訪者有達70%。同樣,長三角區域也有85.15%的受訪者在離職時並沒有領到應按工齡計算一年一個月的經濟補償 金。受訪者當中表示拿足了一年一個月的經濟補償金的受訪者僅得約12%。

「2009年4月所有工廠部門稱放假停工,把車間一鎖,就立即走了80多人,工資都結了就是不支持任何經濟補償金!工人找工廠負責人理論,工廠負責 人罵員工,工人拍照後找勞動部門反映…勞動部門要有書面證據,工人那裏去找書面證據!最後工人都散了!」(李先生)

二、    合同約定底薪工資仍占平均月收入工資一半,不足以支撐基本生活、家庭所需
「長三角」區域底薪較「珠三角」區域的為高,兩區域的平均值分別為「長三角」人民幣958元、「珠三角」人民幣830元,當中發現不同受訪者簽訂的勞動合 同中的底薪與工作企業所在城市的最低工資標準比較,二者其實相當接近。
兩區域受訪者的月收入平均工資的平均值分別為「長三角」人民幣1605元、「珠三角」為人民幣1417元。再對比底薪在月收入平均工資中所占的比重,兩區 域分別為,「長三角」58%、「珠三角」 55%。
就以上結果顯示,勞動者的收入有接受一半是依賴底薪外的加班工資或其他的福利津貼生活。大部份的受訪者皆表示,工資底薪不足以支撐其基本生活、家庭所需, 而工資的多寡依賴於加班的工資部分。

三、    工人對《勞動合同法》一知半解
極大部份的勞工都表示知道簽勞動合同時應該要拿合同的員工本,但對企業不簽合同的懲罰性規定:企業不與員工簽勞動合同要支付雙倍工資則是很多勞動者不知道 自己有這一個權利。「長三角」區域只有約39%的受訪者知道;約25%的受訪者跟本不相信這一條例存在,而36%的受訪者表示不知道該條例。「珠三角」的 情況稍好,約61%的人知道條例的存在。就企業違法解雇工人時要付雙倍經濟補償(每滿一年應支付一個月工資的雙倍)一項,約70%的勞工知道。但工人對所 謂「違法解雇」的意義不清楚,而工廠更多是使用各種的軟手法迫員工自行辭職。而合同到期企業不再和工人續簽, 企業要支付一年一個月的經濟補償金一項,亦是比較多勞動者不知道不清楚的一項。
而勞工對「企業訂立規章制度時,應該經過職工大會討論」的部份,兩區域雖然有65%或以上的人答對,但同時仍各有30%以上的人答錯,或對條例表示不清楚 /不知道。「長三角」和「珠三角」區域都有接近一半的受訪者對「員工在員工代表大會提議工會向企業要求訂立集體合同」一項表示不清楚。綜觀以上的一些勞動 法內關於保護勞工的條例,很多受訪者對條例的認識只是略知一二,所知的一二還是一知半解的方式。
四、    公然挑戰社會公義和法律公正,規避違反《勞動合同法》的違法成本
是此調查訪談中,更從一些受訪者瞭解到,《勞動合同法》明確規定的合法權益,在維權訴訟過程中,卻得不到支持,法官稱 「上面指示,現所有勞資案件都適用內部『新三條』」。

深圳劉某工友入廠多年,工廠一直未與及簽訂勞動合同,09年1月劉某工友瞭解到自己的合法權益,得知工廠不簽合同侵害自己的合法權益,並依法提起仲 裁追討工廠違法不簽合同的兩倍工資,09年4月底仲裁委作出裁決稱2008年8月工廠發放勞動合同給劉某簽訂,當時劉某不願意簽訂,雙方沒有簽訂勞動合的 過錯在劉某,不支持工廠違法不簽合同的兩倍工資。(劉某個案)

其次,工廠夥同律師做假證據,幫助工廠一起設計“模仿工友的簽名仿製假的勞動合同書”,從而逃避違法未簽合同所負擔的兩倍工資。深圳的打工者中心在 07年下半年日常勞法諮詢工作中就有工友反映工廠為逃避加班費等違法行為請律師想法製造假證,去逃避違法行為,至今已演變成普遍風行的一個逃避違法責任的 手段,公然挑戰社會公義和法律公正。

五、總結與建議
區域而言,《勞動合同法》實施的成效具有地域上的不同。「珠三角」勞工情況及《勞動合同法》實際執行相對「長三角」惡劣。「珠三角」勞工對現況表示不滿意 的評分亦較「長三角」為高。從勞動合同的簽訂、簽訂過程、簽訂內容、實際勞動環境與合同內容比較、辭工過程到足額經濟賠償金的發放等,少數的勞工情況如勞 動合同簽訂率的確得到改善,但更多的勞工用工情況正在惡化,企業利用各種方式回避企業社會責任與勞動法規。工人一方面採取忍受的態度,另一方面亦積極尋找 其他方法解決和脫離與勞動合同不符的勞動環境。這將需要我們看到一部《勞動合同法》的出臺、成功執行與否事實上需要社會上多方條件配合:金融危機等經濟因 素、地區歷史發展因素對企業遵守法令與否構成影響、民間公益機構對普法、工人教育的廣度亦對法規的執行起積極的推動作用,當中,我們同時發現對《勞動合同 法》實施執行成功與否的推力與拉力。
如何更好的解決調查所表現出來的問題,以至《勞動合同法》兌現於社會,達至及立法本意。將需要社會上更多不同階層群體關注和探討。我們就報告分析作出如下 建議,期望得到社會上更多的支持和關注。

5.1加強廠內《勞動合同法》及民主參與教育,鼓勵民間力量積極加入監督落實《勞動合同法》

是次調查發現長三角、珠三角的《勞動合同法》最主要的宣傳途徑分別為工會和民間公益機構。政府應該鼓勵工會、民間公益機構等群眾組織充分發揮以下幾方面作 用:1) 定期在工廠社區宣傳推廣《勞動合同法》,從而補充政府工作加大宣傳力度;認真聽取工人意見,及時把工人狀況反映給政府和公眾;2) 同時,定期在工廠社區普及工會教育,鼓勵工人民主參與工會,積極參與監督企業違法行為。
而前題是,政府部門應積極給予民間公益機構合法註冊的身份,以合理程式協力扶助民間公益機構發揮政府機關以外的第三社會功能。民間公益機構植根社區,站在 與勞工接觸的最前線,往往是最能第一時間瞭解工人社區、勞資問題的機關,加強民間公益機構法律諮詢、勞法教育、職業安全教育等的職能往往能協助工人加強勞 工意識,增加互助,建立更和諧的社區環境。
5.2加大執法力度,嚴厲打擊違法行,企業違法應埋單
從本調查「對有關勞動部門執行勞動合同法的力度的滿意度評分」,珠三角的受訪者選零分的多達26.19%,選4分或以下的達74.21%之多,反映出執法 力度遠遠不夠。各政府相關勞動部門應打破原有工作模式,實行責任人劃分管轄區域問責制,規定指派工作人員定期下到所管轄廠區進行檢查活動,如果被投訴企業 存在不簽訂勞動合同的情況,而負責管理的當地勞動部門沒有對該企業進行檢查,或者沒有發現企業的違法情況的,該勞動部門及負責檢查人員應該負連帶責任。
「長三角」、「珠三角」作為全國勞工和資本最密集的地方,落實貫徹《勞動合同法》的執行任務艱巨,兩地政府更應經常溝通相互取優補劣,合力保障《勞動合同 法》的有效實施。
5.3鼓勵社會多方力量參與,全面推進勞資簽訂集體合同和工資集體協商機制
2009年11月,上海市總工會、市企聯舉辦“集體協商理論與實踐研討”, 上海工會管理職業學院勞動關係專家王賢森認為,我國當下資強勞弱的勞動關係占主導地位,而多層次的勞動關係協調機制又尚不完整,有效平衡勞動關係的最好手 段就是集體合同制度。他提出,集體合同制度不僅僅是保護雇員,而是在充滿緊張、利益對立的環境中,創造一個總體合理的勞動生活制度,集體合同應該單獨立 法。
各政府相關勞動部門、工會、民間公益機構大力宣傳教育勞資雙方對集體合同和工資集體協商機制的認識。發動工人民主參與推選代表,工廠企業建立廠務公開制 度,從而推動集體合同和工資集體協商制度化、規範化。

調查報告:《勞動合同法》實施後,違法企業 “新招”迭出

 

《勞動合同法》實施後,違法企業 “新招”迭出

——呼籲工友積極學習勞法知識

——呼籲社會各界關注工人權益

——呼籲政府加強監督執法力度

 

 2008年元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以下簡稱《勞動合同法》)開始實施,這既體現了國家對調整勞資關係的重視,也體現了國家對勞動者合法權益的維護。可是,經過幾個月的貫徹落實,勞動者的合法權益是否得到了有效的保障呢?為了真實瞭解《勞動合同法》實施後,工人的實際狀況及他們面對的問題,勞動力和打工者職業安全健康中心邀請在深圳各地的工人中間進行了一次問卷調查及深入訪談。我們共發放了380份問卷,收回320份有效問卷。同時,我們針對受訪工人中存在的一些特殊現象,對10名工人做了深入訪談,收回9份有效訪談記錄。

 

從調查結果我們不難看出,資強勞弱的畸形發展態勢已經根深蒂固,《勞動合同法》出臺後,部分違法企業依舊肆無忌憚,甚至“新招”迭出,企業主要的違法情況大致如下: 

 

一、無“奇”不有的勞動合同

1、簽英文合同由於普通勞動者不懂英文,一些用人單位便將勞動合同譯成英文,讓工人簽字。例如:於某,男,某外資玩具廠雜工。他說:“簽訂勞動合同過程中,很多工人不懂英文內容,第一次全部拒絕簽字。後來廠方管理人員強迫簽名,並口頭說合同期限為一年(合同的實際期限是兩年),如果工人要辭工可以立刻批准,於是絕大部分工人都簽了,我因為看不懂還是沒有簽。”

 

2、同時簽兩份勞動合同潘某,男,某港資企業的電工。他說:“工廠約定的底薪為1500/月,但工廠要求工人簽訂兩份約定工資為750/月的一模一樣的勞動合同,合併起來就是1500/月,工廠其他技術工人都是簽兩份合同。”明明約定的是1500/月的底薪,卻將一份勞動合同肢解成兩份750/月的合同,如果用兩份合同中的其中一份來計算加班費,明顯比用1500/月作底薪來算加班費要低得多,而且工廠為勞動者購買社保的繳費基數也明顯變小。《勞動合同法》實施後,一些企業便用此“招”來逃避技術工人的加班費。

 

3、每週6天正班,每天正班6.7小時在問到“您合同中約定每天上班幾個小時”時,約定正班8小時以下的占3.9%。有些工人委屈地說:“廠方把國家規定的五天8小時制,平均分配為6天,每天6.7小時。這樣,我們星期六有6.7小時是沒有加班費的。”由此可見,廠方是有意混淆法律規定,故意打散正班時間,公然逃避勞動者的血汗錢——加班費。

 

4、合同內容不完整,甚至空白本次調查表明,合同沒有寫明工作地點的占3.8%,合同沒有寫明工作崗位的占10.6%,合同沒有寫明工作內容的占13.1%。還有的工人說廠方拿一張白紙叫工人簽字,就算簽合同,簽這種空白合同的占5.9%。如果合同內容空白或者不完整,企業便很容易在合同上添加一些對工人不利的內容。還有的用人單位,將勞動合同的內容蒙住,不准工人看內容,只允許工人簽名。例如:孫某,男,塑膠廠工人。他說:“工廠在簽合同時,把合同內容蒙住,只允許我們簽字。工人都覺得不合理,開始大家都拒簽。一星期後,工廠說不簽合同就扣1個月工資,強迫工人簽訂勞動合同,工人被迫全部都簽了。”

 

5、勞動合同蓋兩個章在深入訪談時,有一位姓李的工人,男,28歲。他說:“20081月份,工廠發了勞動合同下來,要求工人簽字,如果工人要簽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也可以。但是合同上蓋的章是兩個獨立法人的公司,所有部門員工都不願意簽字。工廠出通知,不簽合同的(工人),工廠就給他們放假。工廠從131日開始給不簽合同的工人放假。工廠恐嚇說:‘不簽合同就趕出廠,趕出廠的沒有補償’。於是最後只有23個工人沒有簽這樣的違法合同。”現實中,有一些企業同時註冊幾個公司,一旦違法行為敗露,被工人告上法庭,便立即註銷這個公司,並將工人轉入其另一公司名下。不知道李某所在的公司是否有這樣的用意,但是一份勞動合同上蓋有兩個公司的章,明顯帶有用人單位的某些“深意”。 

 

二、在規章制度上大做“文章”

1、增加食宿費本次調查表明,表示食宿費增加的占22.2%。近日,某電子玩具廠工人楊女士十分激動地說:“我們現在的伙食費已增加到250/月,聽說現在最低工資漲了,老闆又要漲食宿費。我們現在加班越來越少,伙食費和罰款卻越來越多,國家怎麼不把伙食費規定一下呢?”

 

2、增多罰款項目本次調查表明,表示罰款專案增多的占22.3%。本次調查還發現,有57.2%的受訪工人表示對規章制度不同意。例如:孫某,男,30多歲,某五金廠衝床工。他說:“廠規規定,記小過一次罰款50元,記大過一次罰款200元。遲到1分鐘,跟管理人員發生口角等就為記小過;跟經理發生口角就為記大過。工廠經常性單方面給工人出警告信,出一次罰款50元,第二次警告就開除……” 

 

三、《勞動合同法》的落實情況不容樂觀

1、不簽勞動合同情況依然嚴重,本地企業、小型工廠不簽勞動合同情況尤其嚴重本次調查表明有73.40%的工廠與工人簽訂了勞動合同。但是依然還有26.60%的工廠未與工人簽訂勞動合同。調查還發現,在本地企業中,有41.9%的用人單位沒有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在1000人以下的中、小型工廠中,沒有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的占35.8%,在1000人以上的大型企業中沒有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的占6.1%

 

2、勞動合同約定底薪在750元以下的占28%本次調查顯示,約定底薪在750元以下的占28%,底薪在7501200元的占51.60%。從去年10月開始,深圳關外最低工資標準為750元。可是,到目前為止,還有28%的工廠底薪依然低於750元。而從今年71日開始,深圳市關外最低工資標準將調至900/月,這最低工資標準是工人日常生活需求的基本保障,現在連最低工資標準尚無法落實、執行,何談促進工人自身的發展呢?

 

3、勞動合同內容與實際不同的比率高在問到“合同內容有沒有哪方面與實際情況不相同”時,表示實際工作時間與合同約定工作時間不相同的占63.83%,實際崗位或內容與合同約定不同的占17.02%,合同工作地址與實際不同的占4.26%,合同填寫的工廠名稱與實際不同的占3.19%,合同與實際不相同的其他方面占11.70% 

 

四、呼籲社會各界共同努力,促進《勞動合同法》的貫徹落實

本次調查同時表明,對於企業目前現狀有79.20%的工人明確表示不滿意,由此可見,工人目前現狀仍不容樂觀。因此,我們呼籲社會各界共同努力,促進《勞動合同法》的貫徹落實。

1、規避法律非良策作為企業,靠逃避工人工資、加班費來保障企業的運行並不是良性的發展策略。捨棄技術的創新、設備的改良和管理體制的完善,僅靠逃避工人報酬,來牟取暴利更是捨本逐末的發展方式。同時,如果僅靠“違法招數”來求生存,一味地盤剝工人,到頭來就算不被政府關閉,慢慢地也會流失很多工人,引起更大的“民工荒”。目前深圳缺工74萬,就向企業敲響了警鐘。因此,企業要發展,定要制定正確的發展策略。

 

2、呼籲工友積極學習勞法知識作為工人,我們要自覺學習勞動法律知識,充分瞭解法律賦予自己的權利,瞭解維權途徑,努力提高自己。面對企業的違法行為,我們要勇敢說“不”,我們要積極主動地把我們的訴求反映給當地的勞動部門,運用法律武器來維護自身的權益,只有這樣才能推動《勞動合同法》的貫徹落實。

 

3、呼籲社會各界關注工人權益工人既是社會財富的創造者,也是社會發展的原動力。作為社會一員,我們都有責任、有義務關注工人權益,關心工人狀況。同時,工人是社會成員的大多數,如果工人生活無保障,工人生活不穩定,必然影響社會的穩定和發展。而且,如果工人無法提高、發展自己,也必然會制約社會的整體發展。

 

4、呼籲政府加強宣傳、監督、執法力度本次調查表明,許多企業與勞動者所簽勞動合同中存在大量違法情況。如果撇開工人的聲音,單看勞動合同的簽訂率,必然會引起社會誤解。對於企業的許多違法情況,只有身處其中的工人才最清楚。因此,政府對於工人現狀的評判,不能單憑合同簽訂率,而更應該關注工人的實際情況,聆聽工人意見,加大力度宣傳《勞動合同法》,並鼓勵工會、職工代表大會、婦聯、民間團體等群眾組織充分發揮其宣傳、溝通、協調、監督等作用,促進《勞動合同法》的貫徹落實。同時,政府還應明確舉報獎勵金額,鼓勵社會、個人對違法企業的舉報和監督,並加大監督、執法力度,從嚴打擊企業的違法行為,才能真正達到保障工人權益的目的。 《勞動合同法》實施後,違法企業“新招”迭出,這不僅嚴重損害了工人的權益,也是對國家法律的藐視和踐踏。面對如此嚴峻的形勢,我們呼籲工友積極學習勞動法律知識,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身權益;我們呼籲社會各界關注工人權益,共同監督企業的違法行為;我們呼籲政府加大執法力度,嚴厲打擊企業的一切侵權、違法行為。          

                            

打工者職業安全健康中心

勞動力  

 

2008612 

附注:如要查看《<勞動合同法>實施下工人的實況調查報告》全文,請登錄打工者職業安全健康中心的博客:http://www.ngocn.org/?11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