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導:明報 – 深圳維權NGO上訪抗逼遷(7-9-2012)

深圳維權NGO上訪抗逼遷
明報 2012年9月7日

深圳當局在十八大前逼遷打壓多間勞工NGO(非政府組織),10多名來自5NGO機構的代表,昨日一同帶標語前往深圳市委抗議,其間一度與在場戒備的公安發生肢體衝突,標語也很快被沒收。有當地官員稱,逼遷與深圳市政府無關。

辦公處遭搗亂要求徹查

抗議者包括打工者中心、小小草工友家園、手牽手工友活動室、青草工友服務部和春風勞動服務部等5NGO的工作人員及工友。來自打工者中心的謝淑華對本報表示,深圳市近期加強對NGO的打壓,包括不斷派人到辦公地點搗亂,打爛公用品,主要目的就是要逼走她們。

「政府要逼走我們,但沒有給出任何的理由,也沒有提出什麼要求。」謝淑華說,這次來就是要知道政府想怎樣,同時強烈要求讓機構留在原地,能在原社區繼續服務工友;亦要求政府協助各機構進行民政註冊,全面落實創新社會管理辦法及反對暴力;要求確保公民權利不被侵犯,徹查小小草被暴力逼遷的事件。

被警包圍撕標語

抗議人士在下午2時許到位於深南大道的深圳市委大門口抗議,並在門口手持各機構的活動照片及工友贈送的錦旗,還有寫上訴求的標語。不過,他們很快就被大批警察包圍,標語被撕毁,雙方一度發生衝突。深圳市信訪辦一名張姓官員最後接待抗議者,表示讓他們今日再到市委商談,並會解決他們的問題。

團體聲明:請認可NGO合法工作 支援NGO可持續發展

致:
廣東省人民政府、深圳市人民政府、東莞市人民政府、
中共廣東省委員會書記汪洋、中共深圳市委員會書記王榮、中共東莞市委員會書記徐建華

請認可NGO合法工作 支援NGO可持續發展

去年七月,廣東省委全會通過《關於加強社會建設的決定》,規定了在今年7 1 日起,廣東全省社會組織可直接向民政部門申請登記,降低社會組織登記門檻,被不少人視為改革創新。可是連續數月,深圳市多個協助勞工維權的非政府組織遭到打壓,被迫關門結業。他們一向為農民工提供各種法律援助、教育、培訓及社交聚會等服務。在農民工的權益備受忽視下,他們扮演著為農民工發聲、維權的角色。我們呼籲地方政府能停止打壓非政府組織及認同他們合法的工作。

據瞭解,深圳市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時代女工服務部、圓典工友服務部、打工者中心、青草工友服務部、小小草工友家園、東莞市友維安全生產管理諮詢服務部等多家勞工維權的非政府組織遭到地方政府以跟蹤、逼遷、上門騷擾、停水斷電、查稅,甚至威脅參加活動工友的方法,逼迫他們關門結業。

20122月,深圳市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在寶安區松崗的辦公室還剛租不到三個月,房東就通知單方終止三年的租房合約,斷水斷電外還拆除招牌,強烈要求搬離。

20123月,深圳市圓典工友服務部遭到多個政府部門的連番檢查,並收到房東提前終止合約的通知。

20124月,深圳市打工者中心受到不明人物的監視和干擾,其後也接到房東的通知終止合約,並斷水斷電。打工者中心的法人黃慶南在2007年遭嚴重砍傷。2008年及2010年又先後遭到逼遷。

20125月,深圳市青草工友服務部遭到多個政府部門的檢查,該機構亦收到房東提前終止合約的通知。

20126月,時代女工服務部遭遇選擇性執法,工商部門以未經註冊為由立即要求停止工作或搬遷。

同一時間,小小草工友家園從6月便遭到多個部門上門檢查,房東突然要求提前終止合同關係,甚至兩名全職工作人員的居所先後被終止租賃協議。

20127月,東莞市友維安全生產管理諮詢服務部被房東告知公安部門多次騷擾要求停止租賃協議,隨後,友維安全生產管理諮詢服務部的銀行對公帳戶被地稅當局以查稅為由凍結。

從以上事例可見,深圳及東莞的地方政府對非政府組織的監控並沒有放寬,相反卻施以形形式式的打壓。不少勞工團體的工作人員也投訴遭到當局有關部門的騷擾,對他們的工作造成無形的壓力。這些連串針對勞工團體的舉動,我們認為地方政府對上級政府的政策方針有陽奉陰違之嫌,為廣東省政府改革的『春風』,吹來一個寒冬。

我們要求省政府回應勞工團體被打壓的事件,並落實放寬民間團體登記的政策。尊重公民及勞工權利,讓公益團體有發展的空間。

聯署團體:

1.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2.
中國勞工通訊
3.
女工關懷
4.
全球化監察
5.
香港職工會聯盟
6.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7.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8.
國際工會聯合會香港聯絡處
9.
中國勞動透視
10.
勞工教育及服務網路
11.
工黨
12.
街坊工友服務處
13.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14.
勞動力
(排名按機構英文字母順序)

2012815

深圳勞工團體被打壓事件相關資訊〔最近更新:31-12-2012〕

近月,深圳多個草根勞工團體接二連三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壓,勞動力的伙伴機構打工者中心亦自20124月起亦被房東逼遷,5月至6月更被截水截電。經過工作人員和工友們一輪爭取和上訪,亦未能成功留在同樂社區原址繼續為工友服務,唯有在7月搬到南聯現址。

除了打工者中心之外,市內尚有6個勞工團體面對同樣的情況。這與廣東近年社會管理體制改革的政策方針背道而馳,廣東省民間社會的發展前景並不令人樂觀。此一連串事件已引起國內外媒體關注,報道如下:

07-05-2012 廣州日報打工者中心「秉燭」前行
09-06-2012 明報粵勞工NGO遭清算 「社改春風吹來寒冬」
17-06-2012 東方日報深圳維權組織疑遭當局打壓
18-06-2012 陽光時務選舉有中國特色的工會
22-06-2012 AM730:內地工人與維權者呼聲
27-07-201
2 南華早報Guangdong shuts down at least seven labour NGOs
28-07-2012 華爾街日報Labor NGOs in Guangdong Claim Repression
13-08-2012 In These Times
Chinese Labor Activists Get Shut Out, But Won’t Shut Up
16-08-2012
Bloomberg BNA: Labor NGOs Face Tough Times in Guangdong; Group Alleges Child Labor, Corruption in Factory Audits
02-09-2012 NGO
:成長的煩惱
02-09-2012 Global Post: Government crackdown on labor groups worsens in South China
07-09-2012 明報:深圳維權NGO上訪抗逼遷
10-09-2012 法新社:Crackdown on China Workers’ Rights Groups
10-09-2012 財新網:知名學者聯署聲援深圳勞工NGO
10-09-2012 中央廣播電臺:20學者公開信:深圳當局打壓工人權利團體
10-09-2012 自由亞洲電台:深圳多家勞工維權機構遭檢查後被強制要求搬遷
11-09-2012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學者公開信抗議深圳官方打壓勞工NGO
11-09-2012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勞工NGO的內憂外患
25-09-2012 華爾街日報:富士康群毆事件
凸顯中國工廠勞資緊張
18-10-2012 瀟湘晨報:深圳勞工NGO遭遇寒流
08-12-2012 香港有線新聞《時事寬頻》:80後民工站出來(一)(二)

另有其他相關文章,可供參考:

張治儒:廣東勞工NGO面臨大整肅,政府收編和打壓兩手並重
Ivan Franceschini:
Another Guangdong Model: Labour NGOs and New State Corporatism
Hsiao-hung Pai: China, the View from the Ground
外國學者聯署:International Scholars Call on Guangdong Government to Stop Repression Against Labour NGOs
香港勞工團體及工會聯署信:請認可NGO合法工作 支援NGO可持續發展
內地學者聯署:關於培育發展勞工NGO 致廣東省委省政府、深圳市委市政府的公開信
一群深圳註冊社工聯署:聲援深圳勞工NGO的公開信
War on Want聲明:Crackdown on Labour Organisations in China

媒體報導:南華早報-Guangdong shuts down at least seven labour NGOs(27-7-2012)

Guangdong shuts down at least seven labour NGO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7-7-2012

Guangdong authorities have shut down at least seven Shenzhen non-governmental groups that advocate for the rights of migrant workers.

Veteran labour-rights activists have described the five-month crackdown as unprecedented.

Ironically, authorities have pledged that the province will be the mainland’s first to ease registration requirements for NGOs from July 1.

Several activists told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that they were evicted from their offices after their landlords were pressured by officials who conducted frequent checks of the facilities.

Mainland labour-rights NGOs often report of harassment from the authorities, who fear that foreign-funded and lobbying groups could organise large-scale strikes, incite protests or trigger social unrest.

Zhang Zhiru , director of the Shenzhen Spring Breeze Labour Disputes Service Centre, said he had rented the seven NGO offices that were shut down.

They include the Yuandian Worker Service Centre, the Shenzhen Migrant Worker Centre, the Green Grass Worker Service Centre, the Times Female Worker Service Centre, the Little Grass Workers’ Home and another labour NGO in Longgang district that declined to be named.

Our office was the first to be closed in February, only three months after we moved to a new location in the outskirts of Baoan district, Zhang told the Post.

The landlord demolished our signboard and suspended our water and power supply even though we had signed a three-year contract and paid enough rent. It’s ironic that authorities said publicly that they would take a more open-minded approach to NGOs, and meanwhile they were conducting a widespread crackdown on us.

Zhang said his office mainly provided legal aid to migrant workers with labour disputes.

Chen Mao, an NGO worker with the 13-year-old Shenzhen Migrant Worker Centre, said he was shocked at the magnitude of the crackdown.

Our office was forced to shut down in May, he told the Post. In the past, most harassment and retaliation [against us] came from employers who were angry because of our work in upholding migrant workers’ rights. I have never seen such a large-scale clampdown from authorities in our centre’s history.

Chen, who petitioned Shenzhen authorities last month to find out why the closure was ordered, said his landlord had frequently been harassed by local officials since November. He would not speculate on the reasons behind the crackdown, but said he did not think it was because the authorities were afraid of social unrest sparked by migrant workers before the next party congress.

Shenzhen officials told me that all NGOs in the province are still required to find a government department to act as a sponsor before they are able to register. They said they had not received any orders from the provincial government to ease registration controls, he said.

媒體報導:明報-粵勞工NGO遭清算(9-6-2012)

粵勞工NGO遭清算 「社改春風吹來寒冬」
明報 2012年6月9日

被中央賦予高度意義的廣東省社會管理體制改革(社改)即將迎來關鍵時刻,7月1日起廣東全省社會組織可直接向民政部門申請登記。但近日本報記者在深圳採訪發現,當地打壓協助勞工維權的非政府組織(NGO)力度日強,採取跟蹤、逼遷、上門騷擾、停水斷電、查稅,甚至威脅參加活動工友的方法,逼迫大批NGO關門結業。他們炮轟當局假改革、真清算,「改革的『春風』,吹來一個寒冬」。

「小政府,大社會」是廣東省這次社改中多次高呼的口號,半年多來,尚未進入戲肉的廣東社改,已贏得官方輿論極高評價,甚至被內地學者指是在為政治體制改革(政改)打基礎,是廣東再次為中國改革「探路」的壯舉。

社改為政改探路 官方評價高

「說的和做的,根本不是一回事!」深圳時代女工服務部負責人肖紅霞說。該服務部前(7)日被工商人員上門勒令即時停業,理由是「無牌經營」。肖紅霞說:「不是我不想註冊,是政府不給。」服務部去年3月在寶安區成立後,民政部門一直拒絕其註冊申請,工商部門則指因她曾「超生」(生育第二胎)不得經商。

肖紅霞和3名女工友,2009年代表「中國工人」登上美國《時代》週刊年度人物榜,目前她們工餘均在時代女工服務部協助勞工維權。辦事處有1名員工,肖紅霞將每月在工廠掙取的薪金,當工資發給那名員工。「剛聽到省政府說7月1日可以登記,還急著盼那天快點到。」肖紅霞說,但被打壓後已不敢奢望, 「政府就會做門面工夫,根本不會讓我們登記。」

「她們(時代女工服務部)算遲的了,我們2月份就被迫搬遷了。」深圳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負責人張治儒說,春節過後,深圳打壓NGO愈來愈密集, 「圓典(工友服務部)是3月份,4月份輪到打工者中心, 5月份是青草(工友服務部)。」張治儒說,到了6月,打壓升級,除時代女工服務部外,昨天又有一家暫未公開名稱的NGO被逼遷。

NGO遭逼遷 「時代女工」被拒註冊

張治儒是肖紅霞的丈夫,去年被廣州《南風窗》雜誌評為「年度十大公益人物」,「春風」成立於2005年。張不諱言經營資金來自美國,這也是政府打壓的原因。據悉當局已委讬機構清查省內各個NGO的資金來源。

辦公室設在龍崗區同樂村的打工者中心,目前一到晚上就無法為工友服務,因為電源被當局切斷。工作人員陳茂說,他們5月1日曾在街頭表演,遭不明人員驅趕,工友名單也被搶走。因中心被當局定性為境外非法組織,他擔憂工友會遭報復。而「圓典」、「青草」等維權NGO的員工更因上了黑名單,租不到房住,在深圳無法立足。

「政府要徹底剷除」,張治儒感歎,如果打壓NGO是廣東社改的創新內容, 「我們將難以想像,寒冬是即將過去還是即將來臨。」

邊打壓邊收編 空殼NGO浮現

當局對NGO一邊打壓,一邊也收編。5月16日,廣東省總工會牽頭組建的職工服務類社會組織聯合會成立,省總工會副主席林錫明出任理事長,深圳「小小鳥打工互助熱線」獲邀成為該會首批20個備案會員之一。針對被收編指摘, 「小小鳥」負責人田雲鳳認為,他們為勞工維權的獨立性不會受影響,與省一級部門有了溝通管道,未來或能發揮作用。

當局也著重扶持青年、婦女組織。2012年5月23日,深圳青年社會組織總部在深圳團市委大廈成立,據稱有57個青年社會組織入駐,「打造成社會組織的新樞紐」。不過,記者在青年課餘活動最旺的週末前往該處,卻發現除了門口的57塊招牌外,總部大門緊閉,內無一人。而深圳婦女社會組織服務基地上月據報也在婦聯大廈成立,20家婦女組織進駐。但大廈樓下連水牌都未掛上。

廣東社改近期重點

1. 放寬社會組織准入門檻
2. 建立政府購買服務制度
3. 出臺社會組織管理規定
4. 加大社會組織扶持力度
5. 加強社會組織中的共產黨、共青團組織建設
6. 推進行業協會、商會去行政化、壟斷化改革

烏坎抗爭 催化社改步伐
明報 2012年6月9日

處在改革開放前沿的廣東,近10年民間組織湧現。崛起的維權意識也日益高漲,因此廣東社改的步伐走得很前,如深圳在2009年已準備簡化NGO登記制度,但過去幾年停滯不前。直至2010年廣州本田車廠大罷工,震驚中央,廣東擬推集體協商應對,後又因茉莉花浪潮叫停。直到去年潮州和增城民工騷亂,以及後來的烏坎抗爭,才令當局決心加快社改步伐。

本田罷工震驚中央

去年設立的廣東省社會工作委員會(社工委)規格很高,主任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兼任,3名副主任則由省委秘書長、省公安廳長、主管農業和民政的副省長兼任;此外另設3名專職副主任。

朱明國因妥善化

解烏坎危機而聲名大噪,最近再兼任省委政法委書記;正廳級專職副主任是前深圳民政局長劉潤華,據稱較開放。各市、縣被要求在今年底前完成各自社工委的籌建,但有地方政府認為,對待「反動」維權組織要強硬。上月廣東黨代會小組討論時,也有雜音,認為社改「不能操之過急」;但省委書記汪洋再次強調,只有創新社會治理模式,解決社會領域的矛盾和問題,才能促進經濟社會協調發展。

地方較保守改革有雜音

到本月1日,廣東省正式出臺《政府向社會組織購買服務暫行辦法》,並公佈第一批共262項的購買內容,讓社會組織承包公共服務,但申請的門檻很高,包括要求之前3年「無重大違法違紀行為,年檢或年度考核合格,社會信譽良好」。

學者:政府分類控制 撐安老打維權
明報 2012年6月9日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廣東的社改方面有其積極意義,但政府對NGO分類控制的做法並未改變,甚至可能執行得更嚴。「如果你願意在社區內做老人、兒童的服務工作,那就很容易得到政府的正面扶持。」但若是勞工、愛滋病服務團體,則政府依然不會放鬆監控,故一些「敏感的」NGO所受打壓會愈來愈重。

同時擔任中大公民社會研究中心主任的陳健民,還是廣州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客座教授以及內地多個機構的顧問,對內地政治、社會問題素有研究,在廣東推進的社改中,他亦是諮詢對象。

NGO做數 剪報扮公共服務

陳健民說,內地政府不會「一刀切」放開NGO登記,當局根據規模大小、服務物件、服務範圍等將NGO分類,對不同組織以不同方式控制。以簡化登記為例,對公益、社會服務、行業協會等NGO較為寬鬆。成立NGO聯合會,也是政府的一種吸納、收編手法。一些勞工維權NGO擔心,被當局摸清底細後將被牢牢掌控,無法獨立工作。若NGO宣導維權、抗爭等被認為「過激」的手法工作,更會受到打擊、鎮壓。如在一些城市,就用所謂「第三方獨立機構」來評估NGO,再以某些條件不符為由,阻撓其登記。

有意買港NGO服務

陳健民又透露,當省政府訂立計畫,需要營造很多NGO和政府合作的現象時,就由一些半官方組織以「孵化基地」為名,在短時間內成立大量NGO。這些組織拿了政府經費後,剪剪貼貼報紙也算公共服務,走過場應付上級要求。他說,廣東有意透過CEPA引進香港社服團體,推動社會發展。但學習香港購買NGO服務,卻不學香港政府對NGO的資助方式。而購買服務後,政府變成了雇主,反而失去了改革社會管理、建立公民社會的意義。

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被砍案件重新開審 國際人士被拒進入 原告方律師被無理搜身 案情存疑審訊不清

2009年1月16日

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被砍案件重新開審

國際人士被拒  原告方律師被無理搜身  案情存疑審訊不清

促請法院依法公正判決  保障勞工團體安全

2007年11月20日,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黃慶南外出工作時,被兩名持刀歹徒砍傷,背部、腰部、左腳被多處有長達十釐米長的刀傷,左腳傷勢最為嚴重,永久致殘。遭受暴力打擊的深圳勞工團體——打工者中心位於深圳龍崗,是一家以工商註冊的民間勞工團體,接受海內外基金資助,免費為外來工提供借閱圖書服務、宣傳勞動法等法相關知識、提供勞法諮詢。據法庭資料顯示,五名被捕疑犯中,主犯鍾偉其為深圳本地人,在當地擁有企業和廠房,勢力龐大,認為打工者中心宣傳勞動合同法觸犯了其利益,故買凶傷人。
五名疑犯於去年1月被捕,開庭時間則一再延遲,疑犯多次要求法院對黃慶南傷情做重新鑒定,且僱人偷拍黃慶南生活。開庭前兩星期,深圳市司法鑒定專家委員會發出意見書,推翻年初深圳市公安分局”六級傷殘”的鑒定結論。同時,黃慶南申請工傷認定行政訴訟敗訴。去年12月24日,法院竟然安排了一個只能容納16人的小庭,沒有給出任何理由拒絕約60名工人、國內外民間團體代表,以及香港團體代表聽庭的要求。黃慶南最後因為法院無法提供一個適當的公開審訊的客觀環境,只能選擇延期開庭,並和法院達成協議,保證安排一最少能容納50人的法庭。

法庭出爾反爾  原告方聽庭阻礙重重
提供合理的客觀條件進行公開審訊本來是法院應有的責任,黃慶南在1月13日下午五時多才拿到16日開庭的通知。黃慶南的代表律師李方平律師表示:「法律要求法院最少要在3天前將書面的開庭通知送達原告的律師,但這次只是以電話口頭通知,根本不符合要求。」
今天共70多人來聽庭,但開庭書上就連原來安排審訊的十三號庭也”突然”從300人的法庭被更換為只能容納30人的”臨時”十三號庭,完全違背法院原來的承諾,原來真正的十三號庭則空盪盪的閒置著。法院更設下聽庭証的關卡,只容許10個原告方進入,大大剝奪了公眾聽庭的權利,未有履行進行公開審訊、接受公眾監督的責任。
而且,龍崗法院以”領導指示”為由強制對原告方進行搜身,包括代表律師在內。李方平律師對此極為震怒:「最高法院有規定不可以對律師和其物品進行安全檢查(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下發的《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安全檢查規則》第六條)。律師作為司法制度的重要組成部份,是有專業操守制約的,如果法庭不相信律師,而且要進行搜身的話,就是一種侮辱。」李律師斷然拒絕了搜身的要求,因此被法院禁止進入法庭。

境外人士被拒庭外   公開審訊成空話
黃慶南被襲一案一直得到港台地區,以及國際民間組織的聲援支持,不斷透過聯署聲明、去信中國政府和約見中國註外代表等方法表示關注。今天約15名港台地區的民間團體代表和國際人士到來聽庭,可是,龍崗法院再次以”領導指示”為由,拒絕該批人士旁聽,公然違反最高人民法院於1999年發佈的《關於嚴格執行公開審判制度的若干規定》中境外人士聽庭參照中國公民的規定。
其中一名在場香港團體代表葉小姐表示:「這完全是人治的做法!我們一定要去投訴,龍崗法院無理拒絕我們進去是違法的!」有關團體已決定一同向深圳市政法委、紀委、人大及檢察院投訴法庭種種開庭程序的問題,尤其是以”領導指示”架空法律規定,以人治取代法治的不當行為。

案件起意、疑點審理不清   “速審”只用了三個多小時
經過種種不當程序的多番折騰後,原告方差不多十時許才能進入法庭,其時竟發現案件在原告方尚未進庭時已開始審訊,完全漠視原告方的權利。律師質疑案件起意(動機)不明,對於被告犯案原因、細節更是含糊,當中包括:一、若被告為房東,其出租廠房位置、廠房老板的確實身份、具體損失等案情理應在審訊中理順,但檢察院和法院均沒有說明清楚;二、若被告乃受人指示,公安和法院卻沒有對是否存在幕後老板作深入調查;三、若被告為收取保護費的勢力人士,即案件屬於涉及黑勢力的惡性事件,應該加倍嚴厲處理。這涉及五個被告,刑事及民事連帶進行的案件,法院只用了三個多小時則全部”速審”完成,跟原來法院向原告方透露的”一天也可能審不完”截然不同,加上短促的通知時間,當中是否有人作出影響,以”速審”的方式去減少社會關注呢?
與此同時,律師對12月由深圳市司法鑒定專家委員會作出的法醫學審查意見書提出質疑,指出鑒定專家委員會只具備諮詢角色,意見書並無法律效力,不能推翻原來由認可鑒定機構發出的人體損傷能力鑒定書。

此案各項開庭時有違法律和相關規定的程序,均不利公開審訊的進行,對原告方的權利保障不足;草草審理,不深入審理案件起意及疑點的行為起不禁令人憂慮司法公正能否正得以實踐。香港及國際70多個聲援團體促請法院認真依法作出公正判決,全力保障勞工團體安全。

聯絡人:胡小姐  852-8135 1480

發起聲援團體: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中國勞動透視、

全球化監察、

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

勞動力

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被砍案件開審 國際及香港團體到庭旁聽 法庭無法公開審判 促請中國政府公開、公正審訊 依法嚴懲兇手

20081224 

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被砍案件開審 

國際及香港團體到庭旁聽  法庭無法公開審判 

促請中國政府公開、公正審訊  依法嚴懲兇手 

去年底深圳勞工團體註冊人遭砍傷的暴力事件昨天在深圳龍崗區人民法院開審,多個國際及香港團體代表到深圳龍崗法院旁聽審訊,敦促法院進行公正、公開的審訊,依法嚴懲兇手,並給予受害人黃慶南支持。


遭受暴力打擊的深圳勞工團體——打工者中心位於深圳龍崗,是一家以工商註冊的民間勞工團體,接受海內外基金資助,免費為外來工提供借閱圖書服務、宣傳勞動法等法相關知識、提供勞法諮詢。去年11月20日,受害的中心註冊人黃慶南外出工作時,被兩名持刀歹徒砍傷,背部、腰部、左腳被多處有長達十釐米長的刀傷,左腳傷勢最為嚴重,血管、肌腱與神經全被砍斷,左小腿永久傷殘。


據法庭資料顯示,五名被捕疑犯中,主犯鍾偉其系深圳本地人,在當地擁有企業和廠房,勢力龐大,認為打工者中心宣傳勞動合同法觸犯了其利益,故買凶傷人。

開庭時間被不尋常的一再延遲
五名疑犯於今年1月被捕,開庭時間則一再延遲,疑犯多次要求法院對黃慶南傷情做重新鑒定,且僱人偷拍黃慶南生活。開庭前兩星期,深圳市司法局發出意見書,表示”黃慶南之損傷構不成六級傷殘,無法對其損傷程度是否夠成重傷作出準確判斷。”推翻年初深圳市檢察院和公安分局”六級傷殘和重傷”的結論。同時,黃慶南申請工傷認定行政訴訟敗訴。
亞洲專訊(AMRC)代表表示:「至今天開庭長達11個月,這種情況極不尋常。當司法局發出推翻原來傷情鑒定結的意見書後數天法院就通知開庭,當中時間上的吻合是不是有人在企圖影響判決?這種種跡象表明這一案件司法過程中的公開公平公正有可能受到干擾。」然而更令人意外的是,今天法庭竟安排了一個只能容納16人的小庭,根本無法滿足公開審判的要求,並以座位不足為由拒絕約50名工人、國內團體代表,以及10多名由香港到來聽庭的團體代表聽庭。相反,就在黃慶南及其律師在與法院交涉的同時,被告家屬的車輛順利進入法院,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告方聽庭者多次自由出入法院大門,甚至不須經法院安檢門,令在場人士十分不滿。黃慶南及律師通過信訪部門要求轉換另一可容納一百人的法庭,但遭法院以”需請示上級”為由拒絕,最後法院給了兩個選擇,第一只有原告黃慶南及其律師進去開庭,原告方六十多人不得進庭旁聽;第二延期開庭。因為法院無法提供一個適當的公開審訊的客觀環境,黃慶南最後只能選擇延期開庭。

黃慶南在現場表示對地區法院拒絕公開旁聽的安排感到非常失望和震驚,希望能儘快再次排期,得到法院的妥善安排,公正公開審理,給原被告雙方平等的聽庭機會。

多個國際團體關注司法公正   要求依法嚴懲兇手
由企業、工會及民間團體組成,一向致力改善勞工生計的道德貿易行動(ETI)表示:「可回應這針對打工者中心和黃慶南的暴力襲擊,將會為未來定調。如果事件得不到適當的處理,將有損公眾對政府的信任,導致勞資糾紛更為極端。道德貿易行動真誠希望法定院要公正地追究施襲者的責任,而政府要盡力保護中國民間社會。只有決心解決矛盾才可保持社會和諧,締造有利長期營商增長的基礎。」

自去年暴力事件後,打工者中心發出呼籲信向國際及香港民間社會尋求支持,多個從事內地勞工專案的香港團體,勞動力、中國勞動透視、亞洲專訊、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全球化監察立即發起全球支援行動,得到全球七十多個民間組織的連署,國際工會亦先後兩次去信中國政府,促請深圳市政府保障民間團體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緝捕兇手及摹後主使者,依法加以嚴懲。

國際工會聯合會香港聯絡處的米東明主任表示:「國際工會聯合會及其分部於全球的屬會曾先後多次致函中國政府及深圳地方政府, 表示對黃慶南被暴力襲擊事件的關注. 並要求當局依法徹查此案.  我們將會一如即往地支持黃慶南本人及其它為推動勞動權益及核心自由價值而努力的所有工作。」

案件引起工人關注   保障勞權是特區首要任務
到場旁聽的還有多名深圳工人,其中一位羅姓工人表示:「龍崗的老闆常常以違法的手段剝削工人的加班費和經濟補償金,《勞動合同法》是保障工人的,但老闆卻不尊重。我討工資時就曾被打,老闆不講法不講理就講暴力,這種事情絕對不可以容忍,我希望法院要公正,重判使用暴力的人,才可保障打工者,確保勞動法受到尊重!」

聯絡人:胡小姐  852-8135 1480        黃小姐  852-6180 1984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中國勞動透視、全球化監察、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勞動力

聯署聲明:反暴力 捍勞權 要求依法嚴懲襲擊勞工團體幕後黑手

致:深圳市許宗衡市長、深圳市市委劉玉浦書記、深圳市人民法院鄧基聯院长、深圳市人民檢察院白新潮檢察長

 

反暴力  捍勞權

要求依法嚴懲襲擊勞工團體幕後黑手 

 

 

2007年11月,是全球所有支持工人權利的個人和團體的黑色11月,一向關注外來工權益的深圳打工者中心接連受到暴力襲擊,11月20日中心註冊人黃慶南更被兇徒多刀砍至左小腿永久傷殘。我們作為在香港及國際社會致力推動勞工權利和民間團體發展的組織,嚴厲譴責此等以暴力手段打擊勞工團體的不法行為!在去年12月3日,我們經香港中聯辦向  貴政府遞交了來自全球共76個民間團體和國際友好的聯署信,緊急呼籲  貴政府盡速查辦此暴力事件。 事隔十個月,五名嫌疑犯即將在深圳被起訴及提堂,我們各聯署團體對有關審訊表示深切關注。其中案中主犯鍾偉其乃深圳的企業老板及廠房房東,據稱在當地勢力龐大,案情指他因不滿打工者中心宣傳勞動法,並將其房租損失歸疚中心而買兇砍人。 深圳的來外工為深圳創造了二十多年的繁榮,但待遇和地位卻不相稱地一直處於弱勢,部份黑心老板竟公然漠視法規,從克扣工資、侵吞加班費、惡意拖欠工傷賠償到使用暴力手段毒打維權工人等。而艱苦經營的勞工團體如打工者中心,一直致力推廣國家法律法規,配合國家保障勞工的政策,卻遭逢如此的暴力襲擊,其幕後指使者及行兇者的敗行,實在是現代任何文明社會所不可容忍的。此時此刻,在中國政府決心邁向國際社會之際,我們相信中國政府是不會讓任何人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深圳政府必須通過這次審訊,向這些不法之徒傳遞一個嚴正的訊息:“社會大眾絕不會辜息以暴力手段侵害勞工權益和民間團體的惡勢力!” 

 

就此次審訊,我們要求深圳有關當局:

 

1.就黃慶南被砍傷一案,依法盡快開庭,保証公正、公開的審訊,依法作出嚴厲的懲處,以遏止暴力之風,保障民間團體工作人員的人身安全,讓正義得以伸張;

 

2.    確保黃慶南盡快得到合理及足夠的民事賠償,以保障其生活 

 

我們也希望,中國政府持久地全力保障深圳打工者中心等民間團體的運作,嚴厲查處任何以暴力侵害勞工和民間團體工作人員的不法份子,讓國際社會看到中國政府反對暴力,捍衛勞權的決心和行動。同時,也期望中國政府將不斷擴闊、建立政府與民間團體定期、平等溝通的渠道,以共建公民社會。 

 

發起團體: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中國勞動透視、全球化監察、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勞動力

 

聯署團體及個人

1.          噪音合作社

2.          紫藤 

3.         香港基督徒學會

4.          街坊工友服務處 

5.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6.        香港職工會聯盟

7.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8.         成衣業、文職及零售業職工總會

9.          香港天主教機構職員協會

10.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

11.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

12.   勞資關係協進會

13.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

14.      人民@民主戰車

15.     香港泥頭車司機協會

16.    混凝土業職工會

17.      香港交通運輸業職工聯合會

18.      運輸及物流業職工會

19.      香港碼頭業職工會

20.      建築地盤職工總

21.    海洋公園職工會

22.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

23.    午夜藍

24.     社會民主連線

25.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26.     香港工業傷亡權益會

27.    亞洲工傷權益網絡

28.      中國勞工通訊

29.     ITUC/GUF/HKCTU/HKTUC Hong Kong Liaison Office

30.      Peuples Solidaires(法國)

31.      Committee for Asian Women, CAW

32.      Clean Clothes Campaign Italian

33.      Clean Clothes Campaign International

34.      Transnationals Information Exchange-Asia

35.      Maquila Solidarity Network, MSN (加拿大)

36.      Fair Labor Association

37.      National Industrial Workers Union Federation, SPN (印尼)

38.      Council of Work- and Environment-Related Patients’ Network of Thailand , WEPT (泰國)

39.      Northern Labour Network(泰國)

40.      The Human Right and Development Foundation, HRDF

41.     Independent Federation of Hotel and Allied Unions, FSPM (印尼)

42.     Information Labour Centre, LIPS (印尼)

43.      Kongres of Indonesia Trade Union  Alliance, KASBI

44.     Japan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Resource Centre, JOSHRC

45.      Tokyo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Centre

46.      Kanagawa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Centre

47.      Bangladesh Occupational Safety, Health and Environment Foundation ,OSHE

48.  Labour Health CentreSouth Korea

49.      Coalition for Cambodia Apparel Democratic Workers
Union , CCADWU

50.      National Institute of Labor Protection(越南)

51.      The Institute for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Development, IOHSD(菲律賓)

52.      Friends of Women Foundation (泰國)

53.      General Federation of Nepalese Trade Unions, GEFONT  54.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Center (印度)

55.      Peoples Training and Research Center, PTRC (印度)

56.     Taiwan Association for Victims of Occupational Injuries, TAVOI

57.      Won-jin Foundation for occupational diseased (南韓)

58.      Macao Workers and People’s Spirit Association, MWPSA

59.      Yvonne Liu Suk Han (香港)60.      譚藹君(香港)61.     陳詩韻 (香港)62.      吳國偉 (香港)63.      吳冠君 (香港)64.      <周澄 (香港)65.      楊健濱 (香港)66.     陳小萍 (香港)67.     戴毅龍 (香港)68.      Kevin Lau (香港)69.      Benny Chan (香港)70.      李耀基 (香港71.      楊樹雄 (香港)72.      楊國雄(香港)73.      陳昭偉(香港)74.     王宇來(香港)75.      Promil Hung(香港)76.      梁柏能(香港)77.      江貴生(香港78.      歐陽東(香港79.      鄭駿維(香港)80.      陳效良(香港)81.      Prissy Leung(香港)82.   李瀅銓(香港)83.      孔繁強(香港)84.      周思中(香港)85.      姚偉明(香港)86.      蘇湘(香港)87.     李世鸿(香港)88.      孔惠瑩 (香港)89.      陳寶瑩(香港)90.      陳敬慈 (英國)

91.     Anita ChanResearch School of Pacific and Asian Studies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澳洲)

92.     Fergus Alexander (英國)

93.      Chloe Froissart, researcher at the School for Higher Studies in Social Sciences (法國)

94. Jean-Philippe Béja, Research Directo rat CNRS/CERI (法国)


2008117 

民間團體嚴厲譴責暴力打擊深圳勞工團體

近日,深圳市接二連三發生勞工團體給砸店及註冊人遭嚴重砍傷的暴力事件,令關注中國內地勞工權益、在內地從事勞工教育的香港團體十分震驚及憤怒,我們嚴厲譴責此等不法暴力行為。
深圳市受襲團體打工者中心多年來接受市民大眾及香港團體資助,免費為深圳外來工提供借閱圖書服務、宣傳勞法知識、提供勞法諮詢。近日該中心配合中國國家政策,推廣《中國勞動合同法》,接到很多工人有關勞法諮詢,協助緩解當地勞資矛盾。
2007年10月11日和11月14日打工者中心遭受了兩次不知名人員上門砸店,在11月20日註冊人黃慶南在離開中心外出探訪受傷工人途中被兩名持刀凶徒砍傷,全身嚴重受傷,至今仍然重傷留院治療。同一時期,曾向打工者中心諮詢勞法的深圳工人反映,他們在追討工資賠償時均遭受企業口頭威脅及身體打傷,他們對當地政府的執法力度深表失望。
這一連串暴力事件是相關的,是一些既得利益者集團試圖透過暴力去阻止打工者中心的服務,阻嚇外來工維護合法權益,反映出深圳社會的既得利益者集團,已經在公然挑戰政府落實新勞工保護政策的決心,以致破壞社會和諧發展的國策。如果受害中心及人員的遭遇得不到公正的處理,勢將助長暴力,波及其他民間團體,直接威脅深圳,乃至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空間及中國公民生命安全。
作爲關心中國、關注中國勞工權益,在內地從事勞工教育的香港團體,我們認為要維護中國和諧社會的發展,要實現整個社會的公平和正義,必須還中國勞工及其它民間團體一個和諧的發展空間,我們強烈請求中央及深圳政府:
1. 公開譴責這種暴力,對事件展開全面調查,全力緝捕行兇歹徒;
2. 協助深圳打工者中心維持正常運作,註冊人黃慶南得到適切的治療和康復;
3. 執行中國國家政策,維護當地勞資關係平衡,預防暴力行爲,保障民間團體工作人員人身安全。
發起團體:勞動力、全球化監察、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中國勞動透視、亞洲專訊
聯署:
1. 香港職工會聯盟
2. 清潔工人職工會
3.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4. 街坊工友服務處
5. 香港中文大學員工總會
6.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
7. 成衣業、文職及零售業職工總會
8. 香港捍衛權利工作者工會
9. 香港天主教機構職員協會
10.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
11. 香港碼頭業職工會
12. 香港泥頭車司機協會
13. 混凝土業職工會
14. 香港交通運輸業職工聯合會
15. 成衣業、文職及零售業工會
16.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
17. 海洋公園職工會
18.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
19. 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
20. 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
21. 香港學校書記及校工總工會
22. 政府第一標準薪級員工總會
23. 勞資關係協進會
24. 教區勞工牧民中心(柴灣中心議會)
25. 基層發展中心
26. 老人權益發展社
27.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
28. 天安門母親運動
29.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30. 人民@民主戰車
31. 本土行動
32. 紫藤
33. 社區文化關注
34. Hong Kong Liaison Office (IHLO) for the 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Movement

國際團體/個人:

1. 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 ITUC (International)
2. War On Wants (International)
3. Committee of Asian Women, CAW (International)
4. The Transnational Information Exchange, TIE Asia (International)
5. Clean Clothes Campaign, CCC (International)
6. Karat Coalition (Europe)
7. New Trade Union Initiative, NTUI (India)
8. Jobs with Justice (India)
9. Thai Centre of Labour Solidarity, TCLS (Thailand)
10. Rick Kuhn-Reader in Political Scienc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Workplace delegate, 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 (Australia)
11. Clean Clothes Campaign Denmark (Denmark)
12. Christliche Initiative Romero (Germany)
13. Rena Kläder (Sweden)
14. Clean Clothes Campaign Sweden (Sweden)
15. Labour Behind the Label (United Kingdom)
16.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uman Resources Specialists, AUR (Romenia)
17. Clean Clothes Campaign France (France)
18. Peuples Solidaires (France)
19. Workers Initiative Poland (Poland)
20. United Students Against Sweatshops, USAS (USA)
21. Sweat Free Communities (USA)
22. Maquila Solidarity Network, Toronto, (Canada)
23. Lesotho Clothing and Allied Workers Union , LECAWU (Lesotho)
24. Labour Research Service (South Africa)
25. Commission Travail de l’ATFD (Tunesia)
26. Organización de Mujeres Salvadoreñas, ORMUSA (El Salvador)
27. CONCERTACIÓN POR UN EMPLEO DIGNO EN LA MAQUILA ,CEDM (El Salvador)
28. Honduran Independent Monitoring Team, EMIH (Honduras)
29. The Maria Elana Cuadra Movement of Working and Unemployed Women, MEC (Nicaragua)

30. Jonathan Unger
31. Ron Avila
32. Ralph Gayton
33. Andrew Stevens
34. David Paul Xavier Burch
35. Allison Chan
36. Diana Covell
37. Sebastian Cobarrubias
38. Robert Periano
39. Kevin J. O’Rourke
40. rosie wagstaff
41. Sten-Olof Svensson
42. Gisela Neunhoeffer
43. Joost Vandeputte
44. Mit freundlichen Grüßen
45. David Hutchison
46. Agnes K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