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報告:2015年深圳工人工資與生活開支調查報告

2015年8月至12月期間,勞動力在深圳之伙伴機構深圳打工者中心進行了新一輪工人工資與生活開支調查,報告經已出版,全文可參閱打工者中心博客。


2015年深圳工人工資與生活開支調查報告:摘要

深圳打工者中心
2016年5月

最低工資作為現時唯一具法律效力的工資標準,不但保障了工人勞動條件的底線,確保工人在正常工作時間內獲得一定程度的收入,也有著縮小社會整體收入差距的功能。打工者中心過去多年來一直關注最低工資的水平及調整方法,一直倡議最低工資應達生活工資水平,以保障工人體面生活,而最低工資的調整方法也應更透明、更科學化。然而,即使政府在過去數年承認工資作為社會整體收入分配當中的重要一環,提倡五年內將最低工資有序地提高,並與社會平均工資掛勾,我們發現政府的承諾並沒有完全實現,最低工資的調漲也無法追上工人日益加重的生活負擔。

在2015年8至12月期間,深圳打工者中心透過問卷訪問深圳的外來工,調查他們的勞動條件及生活開支,並透過小組討論瞭解工資和工作時間對他們生活開支的影響,以及工廠逃避工資上漲的種種手段。這些工友主要來自龍崗和寶安,從事行業包括電子、玩具、五金、塑膠、清潔、體育用品、家私、服務行業等,最後收回有效問卷89份。

從調查和工友訪談中,我們發現最低工資是工友工資水平的決定性指標。參與調查的工友中,接近七成工友的基本工資等於最低工資,而他們每年工資增幅也只是按最低工資水平調整,最低工資每年或每兩年的調整幾乎是他們僅有漲工資的機會。這說明瞭老闆只按法律最低要求增加工友的收入,沒事的話是不會主動加薪的。

等同於最低工資的基本工資水平,根本無法滿足一般工人在深圳的生活需要。最低工資調漲不與物價掛勾,而且執行不到位的社會保障更容許企業從基本工資中扣除五險一金繳費,令工友實際領取的基本工資低於最低工資的水平。工友以加班費來撐大工資並非新鮮事,令他們每天大部份時間都被工作佔據,影響休息及家庭生活。可是另一方面,又有不少工友因為加班時間被削減而只能領基本工資,難以靠此糊口,被逼自行離職,變相協助企業節省解雇是應付的經濟補償金。除了加班費外,工資的其它浮動部份如福利獎金常被企業操控,企業千方百法的在實行上打折扣,或者設立高得離譜的門檻。這令更確定基本工資作為固定工資的重要性。即使沒有那些可加可減的浮動工資,工人所得的基本工資也應足夠保證生活。最低工資作為基本工資水平訂立的唯一法定指標,它在保障工人生活所需方面的角色就更加關鍵。

調查進行之際,全國經濟下行和勞動力成本上漲的報導不絕於耳,廣東省政府更提出未來兩年凍結最低工資增長。我們認為經濟下行所牽涉的因素很多,本身生活已很拮據的工人不應成為代罪羔羊,令社會矛盾惡化。因此,為了令工友能在各種工作不穩定性影響下得到足夠滿足基本生活需要的固定工資,我們對最低工資的調漲及執行提出以下建議:

一、最低工資應與社會平均工資掛勾,達至社平工資的百分之40甚至60,以及把工友日常生活開支和消費物價指數列入參考因素,調整幅度每年應按照透明而科學的計算方法予以檢討;

二、考慮到工友的消費水平和物價指數,2016年深圳的最低工資標準應定為2971元;

三、政府應加強監管水電費,打擊房東濫收的情況;

四、政府應盡快制定《工資法》,規管工資結構,並明確規定最低工資不包含社保和住房公積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