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報告:新冠肺炎下廣東省工人復工情況初探

行政摘要

報告全文可在此下載:新冠肺炎下廣東省工人復工情況初探

 

因新冠肺炎爆發,自今年2月以來,不少原來打算春節過後立即回去上班的工友,因突如其來的停工期而增添不少煩惱,特別是用人單位對不能準時回廠員工的安排,最受關注。除此以外,從一些已復工的工友那裡,我們也聽到一些廣東省的工廠因應疫情而實行的衛生措施,以及復工後的工廠工作量情況。

 

這些復工安排,以及員工對於這些安排的意見,令我們進而考慮到,企業在疫情期間復工到底有沒有做好保障員工的責任。在非常時期,復工工友的權益是否得到保障,工友又是否清楚自己受的法律保護?廣東省和中央政府在這期間的政策是否有問題,其政策是否能切實執行,又是否能確保工人的權利不因防疫之故而受侵害?以這些問題為基礎,我們展開了一連串的基層工友訪問,嘗試展現疫症中的工友狀況。

 

勞動力在2020年2月2日至3月3日期間,一共對41名工友進行了一個月的跟蹤訪談,完成38個有效的訪談紀錄。受訪者是我們過往認識的工友,大部分都現正或曾在廣東省務工,在深圳、惠州兩地務工的工友較多。

 

調查整體了解工友的身處位置、生活、所屬企業復工情況等等。針對已復工及未復工工友兩個主要群體,設計了不同的訪問問題。對於未復工工友,我們希望了解妨礙他們回廠的因素、用人單位對於延遲復工期期間的安排、以及政策對未能復工工友的保障是否到位。延遲復工期安排中,特別關注工資和帶薪年假是否會扣除。對於已復工的工友,我們希望了解他們回到崗位前的隔離安排、廠內的防疫措施及潔淨情況,以及因應疫情的工作量調整。當中,我們特別關注迄今為止中央和省市政府發出的種種文件,是否能夠有效規範企業復工後的生產安排,以及確保工作場所的衛生。調查發現的主要問題包括:

  • 工人知情權受侵害,勞資協商沒有實行

在38名受訪工友中,絕大部分對於企業的復工安排,除了復工日子以外都並不了解,特別是對於未能如期返廠員工的安排並不了解。對於滯留在家鄉的員工,用人單位一般只是催促職工儘快返廠,以及安排管理人員收集員工最快能返回單位的日期。滯留在家鄉的工友擔心會否因此被解僱、被扣薪、或失去勤工獎和年終獎金等,然而用人單位並未提供確實答覆。

 

事實上,國家人力資源及社會保障部在正式復工日前已發布指引,明確要求企業透過協商和勞動者制定復工安排,禁止企業單方面扣減員工薪水假期。然而,在本次調查中,我們並沒有觀察到企業主動和勞動者就復工相關的安排提出協商,甚至有企業管理層在要求員工回廠時用到「後果自負」等字眼施壓。

 

  • 違法侵害職工權益情況時有發生

調查當中,我們仍時有發現企業不遵守勞動法律的情況。本次調查當中最突出的個案,就是保安員在延遲復工期間照常上班,卻沒有依法獲得補休或雙倍工資的補償。除此以外,部分企業復工初期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要在更短時間裡應付產量目標,需要透過加班加點的方式達標。當中有企業因而觸犯《勞動法》,特別是每天不超過3小時、每月最多36小時的加班時數上限。

 

我們在調查中接觸到兩名已返回務工地卻不能回到單位工作的工友。這兩宗個案顯示,除了復工後的安排值得跟進,一些難以復工,甚至有機會因疫情倒閉的工廠也相當值得留意。勞動力曾於2015年跟進一家在深圳倒閉的玩具廠,工友只能獲得少量補償,其後這些工友再就業的困難對他們的影響一直延續至一年多以後依然存在。

 

  • 工人運用網絡普遍但政策知識極待普及

國務院、人社部、各市人社局發布的政策文件與建議,列出了疫情期間企業應當承擔的責任,以及勞動者應受保障的權利。可是我們跟工友訪談時,發現他們絕大部分都沒有聽過這些文件,也不清楚相關內容。大部分受訪者都表示不清楚,只有3人表示在網絡上看到一點。

 

相比之下,不少工友對於其他疫情相關資訊,包括各省確診人數、各地復工情況等等,卻表示有在網絡和電視上關注。支付寶、微信等手機程式成為了受訪工友接收信息的重要來源。在此情況下,工友對於相關政策和勞動者權利仍是不清楚,顯示政府、工會和用人單位在勞動政策及法律知識的普及工作上有所不足,沒有好好利用有效的渠道向勞動者傳遞重要信息。